中国网汽车·厂商

创始人喊话“不惧旧势力” 威马能否走出诉讼风波

中新经纬

09-05 08:12

  由于交付状况不乐观并卷入与吉利汽车的诉讼纠纷,威马汽车正遭遇多事之秋。9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威马汽车相关负责人处获悉,日前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沈晖以内部信方式启动威马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沈晖还在信中称:“不惧旧势力的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沈晖此举从某种程度上可视为对吉利汽车状告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一案的间接回应,也可以看作是威马汽车在销量压力下的突围之策。

  陷纠纷

  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沈晖写道:“作为初创企业,我们更要强化研发的投入力度,强化用户价值的创造。不惧寒冬,不惧旧势力的挑战,更加不惧怕推动变革的阻力。”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对吉利汽车状告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一案的回应。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披露的信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起诉威马汽车旗下的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威马智慧出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四家公司,诉讼标的额达21亿元,该案将于9月17日开庭。

  针对此案,吉利汽车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以法律判决为准。”威马汽车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威马始终坚持正向研发、自主开发,在确保不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同时注重对自身知识产权的保护,截至今年6月,威马汽车在设计、技术等领域申请专利数已达1076项。威马汽车没有任何侵权行为,我们对赢得这起诉讼非常有信心。”

  作为案件当事方,威马汽车与吉利汽车之间的渊源颇深。2015年,沈晖在创立威马汽车前,长期在吉利汽车体系内任职,曾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并曾带领旗下团队完成并购沃尔沃事项;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陆斌也曾在2013年成为中国香港上市的吉利汽车控股公司副总裁;威马汽车首席财务官张然也曾担任过吉利汽车控股公司首席财务官。

  针对两家车企的纠纷,法律专家、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表示,商业秘密分为技术秘密和经营秘密。一般而言,企业起诉员工或前员工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例比较常见,因为员工获取商业秘密相对于其他人更为容易。不过,原告要想赢得此类诉讼并不容易,因为其中存在取证难的问题,原告必须要证明这些商业秘密被被告通过某种违法方式获取、利用或者是泄露。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一审审理期限为六个月,但案情比较复杂的侵害商业秘密诉讼审理期限可能会延长,有些甚至可长达数年。

  对于如果威马败诉,威马汽车是否会遭到法院禁售,赵占领表示,这需要看情况而定,如果被告侵犯的是技术秘密,且该技术秘密与其汽车产品研发、生产直接相关,法院有可能将其汽车产品禁售,如果被告侵犯的只是经营秘密,像企业战略、用户数据等,与产品本身并无关系,那么就不会遭到禁售。

  保销量

  尽管诉讼结果尚不得知,但此时卷入法律纠纷,对正面临交付压力的威马汽车而言,无疑雪上加霜。沈晖在内部信中坦言:“整体车市比较低迷,新能源市场也暂时转为低速增长,来自传统车企和新造车企业的挑战和压力也越来越强烈。”

  去年9月,在威马EX5产品上市交付大会上,沈晖公布“2018年交付1万辆、2019年交付10万辆”的目标。不过,实际完成情况却并不如人意。数据显示,2018年威马汽车未能完成万辆交付目标。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威马汽车销量为8747辆,高于蔚来汽车的7481辆,但低于小鹏汽车9596辆的销量,在造车新势力企业中位列第二。不过,上半年威马汽车仅完成10万辆年销目标不到一成。

  进入下半年,威马汽车又在车辆交付上面临着巨大的政策压力。6月26日后,2019年新能源补贴过渡期正式结束,新能源汽车补贴开始完全执行2019年标准,其中国家补贴整体退坡幅度超过50%,地方补贴更是直接取消。

  根据机动车交强险数据,7月威马汽车交付量为601辆,低于蔚来汽车的812辆和小鹏汽车的720辆,且交付量同比下滑七成左右。

  在此背景下,为避免补贴退坡冲击销量,6月底威马汽车高调宣布“不涨价”。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自掏腰包”维持价格只是权宜之计,此举虽然能避免因涨价而流失客户的风险,但同时也凭空增加公司的成本负担,因此仅适用于销量有限的阶段。

  调结构

  在诉讼风波和交付压力下,沈晖在此次的内部信中宣布对销售公司及战略规划中心进行组织架构调整。

  从分工来看,9月1日起沈晖亲自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威马汽车还新设首席增长官一职,负责人将在未来几周内到任,负责更好地定位品牌和目标用户群,通过产品规划、营销创新等驱动流量增长,优化用户运营。

  不过,在汽车行业专家贾新光看来,造车新势力短期内靠卖车很难实现造血,短期内这些新势力企业仍然需要融资来支撑其活下去。

  今年3月,威马汽车完成总金额为30亿元的C轮融资,7月初,沈晖曾透露正在全球范围内寻求融资,至多可达10亿美元。当时,威马汽车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威马即将开始的D轮融资,以海外融资为主。用于技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及渠道拓展,但是IPO暂无计划”。

  然而,电动车领域的融资正越来越难拿。根据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车领域所获得的风投金额仅7.83亿美元,同比下降近九成,远远不及2018年的77亿美元。

  在此背景下,威马汽车的此轮架构调整除更重视产品销售外,也不忘继续加码出行、新零售等新业务领域。

  沈晖内部信显示,9月1日起由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陆斌分管出行,出任首席出行官,专注威马汽车出行事业,加速即客行(威马汽车智慧出行品牌)和to B业务的发展;祁立人任首席零售官,分管威马汽车新零售业务,还负责售后服务及后台等相关管理工作。

  在出行领域,2017年9月,威马汽车发布旗下智慧出行品牌“即客行”。今年6月下旬,已有1000辆威马EX5在海南出行市场投入运营。今年1月,威马汽车与美团打车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宣布探索“新零售+网约车”新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互联网出行领域被视为汽车产业转型的重要方向之一,但要想在这一领域实现盈利却并不容易。目前,出行市场中的各家企业,无论是采用B2C模式还是C2C模式,大都未仍摆脱“烧钱”阶段。以网约车“霸主”滴滴为例,去年该公司全年亏损109亿元,其中仅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便高达113亿元。

( 编辑:戴贤军 )

相关新闻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