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汽车·厂商

造车新势力启示之三:仰望星空 踽踽独行

中国经济网

05-09 09:50

  尽管现状堪忧,但前途汽车一路走来的表现依旧有不少亮点:依托长城华冠丰富的汽车设计经验,前途K50高原创度的车身设计委实吸人眼球;其在各大车展的亮相,也为国内消费者们营造出了些许跑车文化;如果能让电动跑车这一概念落地,或许为自主品牌传统车企打开了“一扇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今日推出“造车新势力启示之三”,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新冠肺炎疫情迎来阶段性胜利,但包括汽车在内的诸多行业,若想市场全面恢复正常、乃至“市场反弹”,仍有一段距离,而在造车新势力的阵营中,部分企业已经几乎迈不过去这个“坎”——曾为国内电动车市场注入“超跑”理念的前途汽车便在此列。

  网传落款为“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的“内部邮件”

  近日,有网传落款为“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的“内部邮件”显示,公司承诺于4月底结清的工资由于“不可抗力”的影响,将再度拖延至5月中旬结算。五一节前,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走访了位于三里屯的“前途驿”体验店,店门前停放着的试驾车略显“油腻”,此前灯火通明的店面如今灯光昏暗,展车位置与两年前相比并无变化,仅留有一名销售人员值班。记者在交谈中了解到,前途汽车该门店近期处于半关闭状态,品牌本身也并不提供个性化改装等服务,除了可更换较大尺寸的轮毂外,也没有其他扩展升级部件。

  前途K50试驾车 张羽摄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前途汽车自去年7月起便开始拖欠ABC级员工工资,紧跟着从8、9月开始拖欠其它级别员工的工资——这与该公司在去年9月因大笔融资未到账而进入资金紧张状态的时间相吻合;再加上久未复工导致业务大面积停摆、使用员工个人信息进行贷款发放工资引发信任危机、董事长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等一系列消息,陆群在3月底公开回应员工讨薪问题时喊出的“前途一片光明”,似乎成了穷途末路者的“嘴强牙硬”。

  前途汽车员工讨薪(图源网络)

  尽管现状堪忧,但前途汽车一路走来的表现依旧有不少亮点:依托长城华冠丰富的汽车设计经验,前途K50高原创度的车身设计委实吸人眼球;其在各大车展的亮相,也为国内消费者们营造出了些许跑车文化;如果能让电动超跑这一概念落地,或许为自主品牌传统车企打开了“一扇窗”。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前途汽车凭借“电动超跑”的概念一度大热,而令其逐渐式微的,同样是该企业对“跑车”的执著。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没有基础的“走量”车型支撑,前途汽车可以说是被高投入低回报的跑车项目生生拖垮的。

  一方面,无论是自主品牌还是跨国车企,“超跑”存在的象征意义往往大于实际意义,此类车型更多的是企业技术与设计实力的展示,属于“上层建筑”,而非赖以生存的基石。即便如布加迪这般的“大牌”,也要靠大众旗下其他品牌长期“输血”才能活得“体面”,其经营状况则早已不在大众集团财报中单独列出。

  大众集团2019年财报

  目光回到国内,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汽车,凭借EP9的赛道表现丰富了履历,此后专心造SUV,目前也算左右逢源;零跑汽车最近也在逐渐淡化电动轿跑S01,资源转向了经济实用型小车T03;传统车企中,北汽新能源在连续数年取得电动车市场领先地位的情况下,才小心翼翼地推出ARCFOX-GT;比亚迪则是在电动大巴与其他基础车型的支持下掏出了e-SEED来“壮门面”。

  细数上述几家企业对待跑车的态度,蔚来汽车本就“志不在此”,零跑汽车属于“及时止损”,北汽与比亚迪则是在有“余粮”的情况下做出新的尝试。唯独前途汽车,在造车新势力的激烈竞争中孤注一掷地推出了电动跑车K50,随后的产品K20则定位为轿跑——至今销量不足200辆的K50使前途汽车成了一株无本之木。

  在汽车市场残酷的“丛林法则”中,造车新势力“脑洞大开”,希望凭借电动跑车实现“换道超车”,这份探索和勇气值得点赞,也用实际行动为“试错”做出一次努力。但正如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博士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谈到的,“造车是一个实际的业务,不能是炒概念或者是单单看一个好车,最后没有良好的商业模式,是做不下去的。”

( 编辑:戴贤军 )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