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汽车·中国汽车观察

前途汽车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 飞机等出行舱位等级受限

独家

中国网汽车

04-13 15:06

  中国网汽车4月13日讯 记者近日从天眼查获悉,长城华冠旗下前途汽车的董事长陆群于4月8日两次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列为被限制高消费人员,立案日期分别为2020年03月11日和2020年03月17日。

(图片来源:天眼查)

  其中3月11日公布的限制消费令显示:立案执行申请人苏州半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前途汽车庆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因前途汽车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相关法律对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及其法人、实际控制人等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具体包括飞机、高铁等出行工具舱位等级限制、娱乐场所、购买不动产、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子女就学私立学校等限制。

  另一则为3月17日公布的消费限制令显示,立案执行申请人则是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限制内容一致。

  此外,记者还从天眼查获悉,2020年2月,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与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张家港保税区优亿嘉贸易有限公司起诉,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最终裁定:“冻结被申请人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3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2020年3月,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被上海凯众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冻结被申请人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名下银行账户资金891957.42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根据资料显示,陆群是长城华冠的创始人,汽车工程领域的专家,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北大国际MBA及美国Fordham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3年创办北京华冠,2015年成立新能源造车企业前途汽车,主营业务扩展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和销售,以及动力电池业务。然而在前途汽车成立后,公司却出现了严重亏损,据统计,2015年-2018年的亏损分别为2175万元、9844万元、2.16亿元和6.1亿元。

  逐年亏损 拖欠薪资 前途汽车“前途”渺茫

  面对逐年递增的亏损,2019年末,长城华冠内部人士还曾曝料称公司存在欠薪问题。就在刚刚过去的3月,前途汽车再次被曝出严重拖欠员工薪资,甚至使用员工信息进行信贷。

  除此之外,有前途汽车员工表示,已经连续三次收到延迟复工的通知,“从4月1日又延迟到5月4日了”,目前能否如期复工还未可知。加之目前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限制高消费,前途汽车可谓压力重重。

  据了解,2019年9月,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原计划在今年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资款,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这使得公司部分原定推进的工作,因资金延期到账遇到困难。”据悉,这笔高达10亿元的融资款项,原计划于2019年11月到账,但一拖再拖则让前途汽车陷入“前途”渺茫的窘境中。

  产品无亮点 被市场冷落 前途汽车路在何方

  在产品方面,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员,前途汽车的起步并不低,公司在2016年就已经获得发改委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2018年又获得了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并于同年8月8日正式上市旗下首款电动跑车—前途K50。

  不过由于定位超跑的前途K50前期研发成本高,后期又遭遇偏低的销量,未能给前途汽车带来盈利,据统计,K50从量产交付至今仅售出200余台。综合来看,定位在纯电超跑的K50,除了超跑的外观还算亮点外,并无更加值得称赞的细节,该车NEDC综合路况续航里程380公里,4.6s的百公里加速成绩也并不算出色。被竞品超越,被市场冷落也属情理之中。

  据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注册的新造车企业400余家,但能顺利发展的却寥寥无几,均出现融资困难、后续资金不到位、核心技术薄弱、定位不清晰、量产难以实现等问题……刚刚成立不久的造车新势力,想与传统车企在市场份额上分一杯羹并非易事。在“缺少产品”和“融资困难”之间恶性循环的前途汽车,其“前途”是光明还是黑暗?我们不得而知。

( 编辑:王芳 )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