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欧盟天价罚单致谷歌母公司利润下降9%

新京报

07-25 07:05

  欧盟天价罚单致谷歌母公司利润下降9%

  谷歌收反垄断执法史上最大罚单43.4亿欧元;分析称数据经济时代要求新的反垄断规则

  欧盟反垄断罚单直接影响了谷歌母公司第二季度的净利润表现。7月24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发布2018年二季度业绩,主营业务广告收入约是14个季度前的2倍,以此推高公司当季度整体营收同比增长26%,达326.57亿美元,而上周的欧盟委员会创纪录的43.4亿欧元(约合50亿美元)反垄断罚款,导致其净利润下降9%,最终为31.95亿美元。

  北京时间7月18日,针对Android反垄断案,欧盟宣布对谷歌开出43.4亿欧元的罚单。这也是欧盟反垄断执法史上数额最大的一张罚单。虽然欧盟这笔罚单是在7月18日开出,但是谷歌依然选择将其计入第二季度财报中。对此,谷歌已决定针对指控提起上诉。

  曾有意寻求和解被拒 谷歌决定提起上诉

  谷歌一直是欧盟反垄断委员会主要调查的目标。2013年开始,针对Android,欧盟就开始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双方在博弈过程中曾多次达成协议。

  但2017年6月,欧盟委员会向谷歌开出了24.2亿欧元罚单。今年7月18日,针对Android反垄断案,欧盟再次宣布对谷歌开出43.4亿欧元罚单。

  欧盟发布了三条指控:谷歌要求使用Android的手机厂商预装其搜索和浏览器,作为使用其应用商店的前提;提供补贴以要求在搜索引擎产品上排他;采取措施防止非授权版本操作系统设备。除了第二条是追溯性惩罚外,欧盟委员会竞争总署署长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认为,谷歌使用Android操作系统作为工具最终加强了其在搜索市场的垄断地位。谷歌旗下多个产品与服务预装绑定则降低了产业竞争和未来创新的能力。

  但谷歌并不这样认为。谷歌CEO桑德·皮查在指控当天以公开信的方式做出回应,认为欧盟针对安卓及其商业模式的处罚忽略了Android与苹果iOS的竞争事实,也忽略了Android增加了智能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和赋予消费者更多选择。

  7月18日,谷歌已决定针对指控提起上诉。

  然而,谷歌原本可以不用走到这一步的。据彭博社报道,谷歌曾经试图寻求和解被拒。

  2017年底,玛格丽特·维斯塔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洲从来不反对企业成功,企业可以在欧洲拥有垄断地位,但关键在于不能滥用。

  分析:用户隐私数据问题或成关注焦点

  反垄断调查只是事后监管,一位行业分析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关键看欧盟是否能够改变Android的商业模式,打破现有的商业平衡。目前以阻碍创新的理由缺乏力度,而GMS本身涉及的用户隐私数据问题,或成为欧盟真正打击谷歌的大棒。

  欧盟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装谷歌搜索服务和浏览器的Android设备上,95%的搜索请求指向谷歌。但更重要的是,谷歌正在利用其产品收集用户数据改善其产品服务,获取更高大的竞争优势。

  谷歌官网显示,不仅是用户使用搜索引擎、利用地图查询路线,以及观看YouTube视频的行为,甚至用户自行创建的邮件、联系人、日历活动、文档、相片和视频也会被收集分析。

  如今,谷歌更希望用其提升广告系统。桑德·皮查在分析师会议上,使用了“火力全开”来形容广告业务的增长,“我们把机器学习的能力赋予了营销人员”。

  与此同时,谷歌不断扩建数据中心、海底光缆等基础设施,尽管部分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但这些投资将保证其整个应用生态在未来的运转。二季度财报显示,Alphabet公司的资本支出翻了一番,达到54.8亿美元,同比增涨121%。

  互联网巨头对基础信息设施和数据的控制,使其掌握了巨大的权力,而这引发了外界对其信息垄断的担忧。

  数据经济时代要求新的反垄断规则。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李建标告诉新京报记者,互联网企业是技术推动下的新型产业组织形式,目前政府对这类企业的监管显然不到位,这既有技术障碍也有制度不足的制约。

  虽然,目前欧盟所能执行的监管手段有限,但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5月,欧盟最严的数据保护法案GDPR(一般数据保护法案)开始生效。与以往对个人信息保护法规不同,GDPR具有强制力,其管辖范围并不局限于欧盟境内,而且提升了监管和处罚措施等级。互联网巨头成为讨论的焦点。

  记者曾就此次处罚是否与数据安全有关向欧盟委员会发送电子邮件。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该部门的回信。

  - 聚焦

  Android带动谷歌广告营收10年扩大4.5倍

  与苹果自成体系销售硬件不同,谷歌以“开放”的策略,成就另一种商业模式。

  时间拨回2007年11月,一些科技公司宣布通过名为开放手机联盟(OHA)的组织开发Android。该组织要求制造商想要获得应用商店以及Android的品牌,就必须签署一项保密协议,即不发布没有通过兼容性测试的手机,测试由谷歌控制。

  其最出名的案例是——宏碁事件。2012年9月,因谷歌以取消Android授权作威胁,OHA成员之一宏碁搭载阿里云OS手机发布会紧急叫停。谷歌随后的声明称,该操作系统不兼容Android,将弱化其生态。但这件事的背后是,阿里云OS不搭载谷歌的其他产品。

  理论上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但为了使用Android的核心功能,就必须注册OHA,并给谷歌更大的控制权。Andrio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曾将这一过程描述为“良性循环”,而流传在外一封工程师Dan Morrill的邮件显示,谷歌利用兼容性让制造商做其想做的事。

  OHA联盟渐渐为人所淡忘,但谷歌对手机厂商的要求却不断增加。事实上,Android手机一开始就由AOSP(Android开源项目)和谷歌移动服务(GMS)所组成。不同的是,后者是专有的,虽无需付费,但须经过谷歌的许可,即兼容性测试。

  一位手机厂商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GMS实际上就是一个APK的集合,其都由谷歌开发,包括地图、浏览器等产品,设备要遵守一定的规范,才能够使得这些应用顺利运行。尽管这是一个兼容性测试,但是如果想要出货,就必须通过这个验证,否则谷歌就会制裁。

  第三方机构Canalys分析师贾沫告诉记者,从下载安卓系统应用程序的角度来讲,与中国市场拥有应用宝、豌豆荚等多个应用分发渠道不同,中国以外的市场Google Play是Android手机所必需的,如果手机厂商不能拿到GMS认证,就无法合规地去拓展市场。

  不仅如此,谷歌还要求手机制造商与其签署一项名为移动应用程序分销协议。谷歌利用多种方法,使得其更多服务集成进入Android,并随之成为手机出厂时的“标配”,甚至要求搜索框、应用商店,以及Gmail等谷歌产品的摆放位置。

  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可以说谷歌的应用服务定义了Android的一切。对中国手机厂商而言,一样也需要通过相关认证。

  谷歌财报向来对Android收入情况语焉不详,但2016年初IT公司甲骨文律师在法庭上曾披露,自2008年到2016年,谷歌已借助Android操作系统获得310亿美元的收入和220亿美元的利润。甲骨文根据谷歌提供的文档估算了这一收益。

  Android带动下谷歌广告的收入却远高于此。历年财报显示,谷歌广告营收已从2008年的211.3亿增长至2017年的953.8亿,扩大了约4.5倍,而十年的总营收则超过5000亿美元。

( 作者:梁辰   编辑:段思琦 )

相关新闻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