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物美欲当“野蛮人”敲门瑞幸 是业务协同还是“白衣骑士”?

证券日报

09-13 07:59

  虽然3月份提交赴港IPO申请至今未果,但处于缄默期的物美科技近日来却频上头条,原因是物美与瑞幸咖啡之间的故事。

  曾经,姚振华手持巨资欲收购万科,成为王石口中的“野蛮人”。如今,物美创始人张文中又想来敲开瑞幸咖啡的大门了。张文中此举背后,是想利用瑞幸在新零售领域的战绩拉动物美的新零售概念,为物美做战略协同效应?还是想扮演白衣骑士,控制瑞幸咖啡,入局咖啡市场?

  张文中的“物美科技”

  3月29日,物美科技提交赴港IPO申请,通过其招股书可以看出,物美科技二次IPO主打的是“科技”新零售。

  在物美616页的招股说明书中,“数字化”一词出现了332次。张文中认为,零售企业的未来在于基于数字化的规模化经营。科技和数字化已经成为物美科技IPO的主打概念。但是,物美科技近三年的业绩数据显示,其2020年业绩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得益于并购麦德龙中国业务。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物美科技营收分别为213.78亿元、227.47亿元、390.64亿元,对应的销售成本分别为156.12亿元、163.25亿元、302.0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6亿元、3.94亿元、7.26亿元。

  收购麦德龙给物美科技带来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的同时,公司负债也大幅飙升。数据显示,2020年,物美科技总资产422.61亿元,总负债407.8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96.5%。截至2020年底,物美科技已偿还银行贷款87.06亿元,主要与收购麦德龙中国有关。2018年至2020年,物美科技的融资成本分别为6.05亿元、5.71亿元和7.6亿元,超过公司同期利润。

  物美科技招股书显示,物美科技应用程序用户产生的零售额占物美总销售额的70%以上,技术和数字化还没有成为推动物美业绩增长和盈利的有力武器。

  当下,对于物美科技而言,解决高负债压力尤为迫切。

  此外,根据报道,港交所方面质疑物美夸大其业务的科技成分,上市文件内容疑存有误导,早前已向物美发出首轮提问,但至今未收到回复。

  是未雨绸缪还是另有他因?

  据媒体报道,9月初,物美创始人张文中旗下的关联主体,正试图通过与巴克莱、摩根士丹利等债权方谈判,从而拿下不超过10%的瑞幸股权。报道称,“物美创始人张文中和陆正耀一年前已有接触。”

  这“不足10%的瑞幸股权”正是瑞幸上市后不久陆正耀家族质押的5.18亿美元瑞幸股权。在2020年瑞幸造假事件后,由于“强制平仓制度”,这笔质押股权出现了3亿美元的缺口。

  瑞幸相关公告显示,在瑞幸咖啡发生造假事件后,2020年7月份,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判决由毕马威代表全体债权方(巴克莱、摩根士丹利等)“托管清算”,根据相关条款,毕马威可以自由选择受让人。

  有报道称,据接近瑞幸的人士透露,此前物美创始人张文中旗下的关联主体和毕马威方进行了商谈,但未谈拢,之后转向与债权方直接寻求对话。

  那么,这笔“陆正耀个人债务”因为关联着“不足10%的瑞幸股权”如果被物美拿走,对于物美而言意义几何?对于瑞幸,又会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电商和团购的冲击下,物美旗下的商超业务受到了一定影响,多点之前想去美国上市,现在看也没希望了。物美系的资金周转压力应该很大,这时候去收购瑞幸,对物美和张文中个人而言恐怕没有什么太大价值。

  该人士还表示,张文中作为国内最大的本土商超连锁企业的老板,既没有在咖啡连锁业务上的经验和优势,也很难在旗下主要业务上市的关键节点、分散精力去进行这样复杂的交易。

  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瑞幸现在管理层的持股数量非常少。大钲资本是目前瑞幸咖啡的大股东并拥有最多投票权:在完成今年4月份价值2.4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股认购后,大钲资本在瑞幸咖啡持股比达到17.2%,投票权为45.2%。就算物美创始人张文中旗下的关联主体从中金、巴克莱和摩根士丹利等陆正耀债权方企业手中打包收购债权,进而通过“债换股”的形式曲线入股瑞幸,物美也不会对瑞幸控制权有实际影响。

  既然不能得到控制权,为何还要继续接触?张文中此举到底意欲何为?对此,物美方面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消息不属实。

  “因为托管清算,陆正耀已经不再持有瑞幸股权,但如果物美推动债权方终止清算以债转股的方式入股瑞幸,则有可能为陆正耀恢复部分股权创造机会。此前陆正耀一方已与管理层决裂,为他回归创造机会,会让瑞幸咖啡的局面更加复杂,进而波及重组计划和日常运营。”了解瑞幸的相关人士如此表示。

  事实上,经历了造假事件影响,此时的瑞幸正在慢慢恢复元气,且发展势头向好。

  9月7日,瑞幸咖啡发布联合临时清盘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的第三次报告显示,公司整体重组计划正有序推进,并已完成多个阶段性目标。

  根据报告,此前瑞幸咖啡已经与可转换债券的持有者签订“重组支持协议”(RSA),获得公司股东新一轮融资,完成中国监管部门的审批程序以通过减资注册资本满足重组相关条件。同时根据该报告,联合临时清盘人和瑞幸咖啡正积极与代表曾持有及现持有美国存托股份(ADS)的投资者的海外诉讼律师沟通,以达成和解协议。

  同时,瑞幸还公布了一些公司运营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门店总数量达到5259家,其中自营门店4018家,联营门店1241家,累计消费用户已超过7500万,新推出的生椰系列产品6月份单月销量超过1000万杯。截至2021年7月31日,瑞幸咖啡非限制性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到7.758亿美元。未来,瑞幸咖啡将继续推进重组计划,并实现业务持续稳健增长。

  得益于交易用户数量增加及高附加值产品组合的进一步丰富,瑞幸咖啡营收及净利润均实现了强劲增长,整体经营水平逐步提升。

  就在瑞幸咖啡正在走出造假危机,迈向新发展之际,遭遇物美来“敲门”。对此,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结合此前陆正耀一方与瑞幸现有高管之间的激烈矛盾,不排除这些都是陆正耀一方制造的“噪音”,用以扰乱瑞幸回归正轨,并且仍意图争夺瑞幸的控制权。

( 作者:许洁   编辑:张紫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