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企鹅家族英语关店退费打六折:自称美吉姆兄弟品牌 被指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中国经济网

10-09 09:20

  来源:时代周报

  “双减”政策震荡余波仍未平息,大量学科类培训机构裁员、转型。部分机构被迫关店离场,留下一地鸡毛。

  近日,一名广州家长杨雪(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企鹅家族英语近期突然关闭位于海珠区沙园的分店,但她仍有一万多元的课时费未消费。

  “我们多次要求退还剩余课时费,但机构给出的方案却极不合理的退费方案。想要快速退费,我们只能接受退还六成的要求。”杨雪说。

  据官网介绍,企鹅家族英语是面向2-12岁儿童的全球英语培训机构,课程由百年语言培训机构LINGUAPHONE集团根据国际知名的动画片《从南极来的PINGU》的故事内容研发。企鹅家族英语在中国拥有超过100个培训中心,覆盖14个省、超过30座城市。

  多名家长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企鹅家族英语对外宣称是知名早教品牌美吉姆(002621.SZ)的“兄弟品牌”。“我们很多家长都是通过美吉姆老师介绍才参加企鹅家族英语。”一名家长说。

  在“美吉姆北京龙德中心”于2017年7月发布的文章中,企鹅家族英语和艺术教育品牌艾涂图被描述为“美吉姆教育集团”的品牌之一,“在企鹅家族英语就如同在美吉姆”。

  广州企鹅家族英语沙园店的运营主体为广州企汇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由企鹅家族管理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企鹅咨询”)持股67%,一名为吴蔚的自然人持股33%。再向上穿透,企鹅咨询100%股权由5名自然人持有,美吉姆并不持有任何股权。

  这一点在美吉姆的财报上也有所体现。

  美吉姆2020年年报显示,企鹅咨询为美吉姆的关联方。企鹅咨询是十二个月内“美吉姆董事长刘俊君以及关联股东霍晓馨、刘祎、王琰、王沈北控股的公司”,属于公司董监高持股大于5%的企业。其中,刘祎、王琰在美吉姆子公司担任董监高相关职务。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刘俊君不再持有企鹅咨询股权,退出股东名单之列。2020年6月,企鹅咨询的大股东由刘祎变更为李强中,持股比为30%。同时,王琰、王沈北仍分别持股企鹅咨询10%和7%。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名家长处了解到,在实际经营中,美吉姆向企鹅家族英语导流大量学员,家长将没用完的课时从美吉姆转至企鹅英语。曾有投资者表示,根据他的调研,企鹅家族英语有60%的学员来自美吉姆。对此,美吉姆并未正面回应。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美吉姆董秘办,工作人员确认企鹅家族英语和美吉姆为关联方,两者存在许多方面合作。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企鹅家族英语)跟我们(美吉姆)在股权上没有控股关系。我们一直不太建议他们按照(美吉姆的兄弟品牌)这种方式来宣传,但我们也没有办法控制这家公司的宣传口径。”

  快速退费打六折

  9月19日,已更名为“企鹅家全素质儿童中心广州沙园”的企鹅家族英语沙园中心店在公众号发文表示,为应对2020年疫情影响和“双减”政策发布后的市场变化,从10月1日起,沙园中心合并至其他分店。

  “针对中心合并,我们提供结转课程至其他教育机构、调整企鹅家课程上课地点及分阶段退费方案。”该机构表示。面对这几种解决方式,包括杨雪在内的诸多家长并不认可。

  杨雪表示,企鹅家族英语提供的三种解决方案都存在问题:提供换课的教育机构选择较少,合并后的分店距离过远。因此,大量家长坚持退费。

  企鹅家族英语给出的退费方案分为快、慢两种模式。

  快速模式为双方协议签订后次月开始退款,分三个月退完,但只能退还学费的60%;如要全款退费,则需等到协议签订后的第四个月。

  “时间跨度太长。没还完,对方就跑路了怎么办?”杨雪无法接受这种退费模式。机构负责人向杨雪表示,退费方案是由企鹅家族英语的北京总部给出的,“下面的公司没有修改的权力”。

  企鹅家族英语北京总部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除了此前已提供给家长的退费方案外,暂时没有接到其他通知。

  持股广州企汇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33%吴蔚,负责处理家长退费事宜。吴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们只接洽家长处理退费事宜,不方便接受采访。

  除广州外,多地企鹅家族英语均遭遇退费纠纷。

  据媒体报道,2021年7月,青岛市的企鹅家族英语曾承诺家长30个工作日之内退款,但始终未完成退费。当时,工作人员称是因资金紧张导致退费困难,预计9月将解决大部分退费问题。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 30天内,企鹅家族英语便新增了11条投诉,大多内容涉及退款方案不合理、不予退费、倒闭不退款等。

  不少消费者表示是从美吉姆导流过来。一名消费者表示,企鹅家族英语承接从美吉姆转过来的二十节课,想退课却被告知“转的课不能退”。另一名消费者也表示,他也是从美吉姆转到企鹅家族英语,“一直没开课,却被告知不予退款”。

  一名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帖称,他于2017年在徐州美吉姆购买了早教课程,在2019年被告知美吉姆旗下的企鹅英语提供转课服务,即美吉姆会员可以将课程转到企鹅英语。考虑到剩余早教课程较多,因此将美吉姆的40节课转到企鹅英语,总价值5900余元。

  企鹅家族英语并不隶属于美吉姆上市公司体系范围内,但属美吉姆关联企业。美吉姆2020年的年报显示,2020年,企鹅咨询总资产4562.96万元,净资产-73.40万元,2020 年全年,该公司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83.15万和138.58万元。由企鹅咨询控股的企鹅家族英语培训中心数量为51家。

  曾被投资者质疑“侵犯股东权益”

  2018年10月,三垒股份持股70%的控股子公司启星未来作价33亿元收购天津美杰姆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美杰姆”)100%的股权。

  根据披露的收购协议,美杰姆从事“美吉姆”品牌早教中心的直接经营和授权经营,是国内领先的早教品牌企业。2019年4月,上市公司更名为“美吉姆”。包括刘俊君在内的前述5名关联股东正是美杰姆的原始股东。

  仅从财报来看,美吉姆与企鹅家族英语的关联交易并不多。2020年年报显示,企鹅咨询与美吉姆与日常经营相关的关联交易金额为9.19万元,关联交易内容为销售教具和产品。2021年上半年,这一金额为6.33万元。

  但从实际来看,美吉姆所覆盖的年龄段与企鹅家族英语所覆盖的年龄段形成衔接。在宣传中,企鹅家族英语屡屡自称是“美吉姆兄弟品牌”“美吉姆集团旗下品牌”,低成本从美吉姆处获得生源。

  2020年12月,一名投资者宣称,企鹅家族英语平均60%的学员来自美吉姆转化。该投资者表示,“这部分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收费,有侵占股东权益之嫌”,但美吉姆并未对此问题做出正面回应。

  2021年半年报显示,美吉姆董事长刘俊君为公司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为2.48%。刘祎和霍晓馨分别是美吉姆的第九和第十大股东。

  同时,刘俊君、王琰、王沈北、刘祎和霍晓馨五人共同持有天津迈格理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迈格理”)的100%份额,天津迈格理是美吉姆的第六大股东。

  天眼查显示,2019年11月,刘俊君退出了企鹅咨询的股东行列,而王琰、王沈北作为美吉姆关联方,仍分别持有企鹅咨询10%和7%的股权。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同样由原股东创建的少儿艺术教育品牌“艾涂图”身上。艾涂图的运营主体爱贝瑞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爱贝瑞”)同样由前述五人创立。

  在2018年11月达成的交易方案显示,艾涂图的上课学员包含20个月-12岁,主要为3-12岁。“在实际经营过程中,美吉姆和艾涂图存在经营相同或相似业务的情形”,因此,包括刘俊君在内的5名交易对方承诺,在三年内将“艾涂图”品牌转让给上市公司,或与本人无关联关系的第三方。

  同时,前述5名交易对方均签署了协议,称“本人及本人控制的企业将尽可能避免和减少与美杰姆的关联交易,不会利用自身作为美杰姆关联方之地位谋求美杰姆在业务合作等方面给予优于市场第三方的权利;不会利用自身作为美杰姆关联方之地位谋求与美杰姆达成交易的优先权利。”

  天眼查显示,爱贝瑞目前由王琰持股39%,“艾涂图”官方微信显示,艾涂图的覆盖人群为20个月至12岁儿童。这也意味着,目前,美吉姆和艾涂图仍构成同业竞争。

  作为所谓“美吉姆教育集团”的旗下品牌,美吉姆、企鹅家族英语和艾涂图三个教育品牌在管理层面颇为混乱,存在高管和股东交叉任职、持股现象。

  北京市通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曾在2021年3月通报北京市美智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美智姆”)投诉量较高。

  天眼查显示,北京美智姆的经理、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均为罗向红,而罗向红同时也是企鹅咨询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此外还持股爱贝瑞25%。

  前述企鹅家族英语的股东吴蔚同样是美吉姆和艾涂图的广州校区的股东。

  天眼查显示,吴蔚还是广州凯腾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和监事,持股90%。该公司是美吉姆广州滨江中心的经营主体。同时,吴蔚担任广州市爱培创意文化有限公司的经理和股东,持股40%。该公司是艾涂图广州富邦中心的经营主体。

  多家公司在宣传上常常借上市公司“扯虎皮拉大旗”,互相导流,低价获客。

  杨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企鹅家族英语向家长提供的转课方案中就包含美吉姆和艾涂图。“(企鹅家族英语的)也鼓励有二胎或者三胎的家长再把课转回美吉姆。老大上企鹅家族英语没上完的课,可以接着给老二老三使用。有不少家长选择了这个方案。”杨雪说。

  但在美吉姆的财报上,却并未体现出美吉姆为其他两家企业导流所带来的收益。若美吉姆存在以远低于市场价格向两家非上市公司导流的行为,不免有输送利益、侵害上市公司的嫌疑。

( 编辑:王晨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