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刘绍勇时代” 谁能带领东航走出阴霾?

北京商报

2022-07-25 05:43

在距离任期还剩4个月的时候,刘绍勇率先卸下了东航集团董事长的职务。7月23日晚,有媒体报道,东航集团有限公司已经召开会议,宣布中央组织部关于董事长刘绍勇退职的决定。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东航集团方面,相关负责人并没有正面回应此事。不过熟悉央企内部流程的人士直言,11月生日的刘绍勇“应该是先卸集团、再卸上市公司”。作为“救火队长”的刘绍勇,曾帮助东航扭亏为盈,并主导了东航与上航的重组,此后,东航不仅加入了“天合联盟”,东航集团旗下东航物流还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航空混改第一股”。然而,疫情的黑天鹅尚未走出,“3·21空难”又给了东航重重一击。随着刘绍勇的退职,谁会接任,难题重重的东航又将如何蹒跚前行都将是民航圈关注的焦点。

到龄退职

对于刘绍勇退职一事,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教授赵巍表示,东航集团董事长刘绍勇退职应该属于央企领导正常到龄调整。据悉,刘绍勇出生于1958年11月,2021底就已63岁。按照中央组织部和国资委的规定,一般来说,央企领导退休年龄是60周岁,视情况可以放宽至63周岁。对于一些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的正职领导,其退休年龄一般是63岁。

另有接近东航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刘绍勇还担任政协委员职务,退职后或许另有任用,至于上市公司,东航后续应该会发布相应公告。据东航年报,刘绍勇此届任期将在今年底期满。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刘绍勇退职目前宣布的是集团层面,上市公司还没接到通知。同时,刘绍勇退职后,暂由东航总经理李养民全面主持东航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10月-2004年8月,刘绍勇就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副局长,此后又分别担任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和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可谓“年轻有为”。

2008年12月12日,刘绍勇“临危受命”。上午还是南航集团的总经理,下午就成了东航集团的总经理和东航股份的候任董事长。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航空运输市场需求迅速萎缩,叠加燃油套保的巨额账面浮亏,东航2008年净利润亏损达到创纪录的139.3亿元,负债超过其资产110.65亿元。由于当时的净资产为负,2009年4月16日,东航发布公告停牌,并于第二天戴上“ST”帽子。

当时留给刘绍勇的难题还不仅仅是巨额亏损,同年“集体返航”事件将东航推上了风口浪尖。在民航局对东航航班返航事件的处罚决定出台一周后,东航被取消的两条航线还被4家航空公司瓜分。

面对士气低落、巨额亏损等一系列难题,刘绍勇开始了他力挽狂澜的操作。

力挽狂澜

刘绍勇上任开始便通过一系列“输血、止血、断臂、造血”的措施,带领东航止亏增盈。

2009年,东航与上海航空两家同处上海的主基地航司正式启动合并重组工作,当时这两家被认为“难兄难弟”的公司并不为外界所看好。然而在此后的十年间,两家航司由同城竞争的“德比”对手,到合为一体、携手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建设的主力军。对于换股合并重组上海航空,刘绍勇对媒体回忆时曾说道,“重组初期公司非常困难,但我们的领导层带头,员工一分钱没减,领导减了30%。有因难,领导就得做出表率来”。在合并的同年,东航就实现了扭亏为盈,全年实现净利润5.4亿元,大幅缩减了资产负债率。

在主导了东航、上航的兼并重组后,刘绍勇又促成了东航加入“天合联盟”, 此举则丰富了东航在欧美市场的航线网络。

2020年2月26日,东航旗下一二三航空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以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为主基地,定位运营ARJ21等国产民机。同时,该公司为央企旗下首家运营国产飞机的航空公司,对于航空领域来讲,意义非凡。

2021年6月,东航物流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在此之前,东航物流引入了普洛斯投资、德邦股份、联想控股等非国有资本进行增资扩股,并且实施了核心员工持股政策。由此,东航集团的物流业务正式从东航集团剥离,东航物流最终在2021年6月9日上市,成为“航空物流第一股”。而东航集团也成为首家实现航空客运和航空物流两项核心主业“双上市”的国有大型航空运输集团。

东航未来

执掌东航13载,刘绍勇力挽狂澜实现了东航的崛起,但在刘绍勇退职后,谁又能带领东航走出疫情影响下业绩亏损和“3·21空难”的阴霾?

对于东航未来“掌门人”,上述接近东航的业内人士表示,按照以往大型国有航空公司的人事履历,不排除总经理接任董事长的可能。不过这需要由相关部门最终考核定夺。

疫情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如何扭转局面也是东航当下最关键的问题。据东航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东航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约170亿-195亿元,这一数据比2021年全年亏损都多。虽然纾困政策下以及暑期的到来让民航市场开始回暖,但东航面临的压力依然很大。

中国航空运输协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韩涛分析指出,目前造成全行业亏损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三年来持续的疫情严重抑制了出行需求;另一方面是油价高企,航空公司成本居高不下,造成疫情以来最严重的亏损。

不过,自今年6月以来,东航也动作频频。6月底,东航与上海临港新片区管理委员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打造面向全球的民用航空产业新高地,双方将合作启动七大项目,总投资超过220亿元。而在5月东航发布的2022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中,东航还募资150亿元,其中105亿元用于引进38架飞机项目,4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在东航本次引进的38架飞机中,机型包括4架C919飞机。由此可见,东航还在保持机队的更新。

针对东航的未来,韩涛认为,疫情影响终将过去,对于未来,疫情期间是优化运力结构、优化人员结构、优化业务架构的机会期,建议航空公司利用好这个时间,优化内部治理效能,优化业务流程。在刘绍勇退职之后,东航的未来依旧可期。

( 作者:关子辰 吴其芸 编辑:王擎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