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人物

马云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老师

中国经济网

09-11 07:38

  9月10日,教师节。这一天,每个人或会想念一群人——老师。师者,一张黑板,三尺讲台,传道授业,诲人不倦。而“9月10日”对马云来说,颇具意义:除了教师节,也是马云54岁生日,还是阿里巴巴的创立日。曾为人师的马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宣布:一年后的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

  “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马云在公开信中说。或许是“您陪我一程,我念您一生”的感动,投身商海半生,归来仍做老师,马云回到了初心,而他创立的阿里亦将开启新的前程。

   马云的初心与阿里的前程

  马云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10年的传承计划,终在教师节这天公开。

  9月10日,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尽管这一计划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就已被知晓,但最终仅以一封公开信的方式来宣布此项重大计划,还是出乎大多数人意料。毕竟,这是马云的一份初心,亦关乎阿里巴巴的前程。

  风清扬“隐退”

  众所周知,马云非常痴迷金庸武侠,自己起的花名是“风清扬”。熟悉《笑傲江湖》的读者都知道:风清扬武功盖世、剑术超一流,他只在第十回出场过,一直隐居在华山的思过崖。风清扬道德高尚,仙风道骨,他是无招胜有招的世外隐者。

  此去经年,风清扬终究还是选择“退隐”山林。而之所以选择在教师节这天公布企业传承计划,马云自有深意。

  “9月10日”这一日期对于马云来说,颇具意义。除了大家熟知的教师节外,9月10日是马云54岁的生日,也是阿里巴巴的创立日(1999年9月10日)。在这一如此具有纪念意义的时间点,马云自己做出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变身“马老师”的决定,无疑也是想给自己送上一份令自己开心且值得纪念的礼物。

  正如马云在公开信中说:“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教育、环保、公益等,都是他长久以来已经投身和将更加投入的事业。

  马云1984年考入杭师大外语系英语专业,毕业后做了6年老师,1994年还被评为学校的优秀青年骨干教师。后来他进入商界,本来属于“误打误撞”,但没想到一做就是20年。对于马云而言,成为企业家是一个偶然,而成为一个老师,则是自己一生的“执念”。

  马云曾在多个场合提到:“教师是我最喜欢的职业。”一周前于杭州举行的XIN公益大会教育分论坛上,马云曾透露今后的打算:“自己最后还是会回到老师这一行,我做老师能得心应手,而且也是性格决定的,我对很多东西充满好奇和想象。”

  事实上,近几年,马云已经逐渐开始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教育和公益上。在过去的一年中,马云出现在商业活动上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便一年飞行超过800小时,极为繁忙,但每年的XIN公益大会、乡村教师表彰会、湖畔讲课等他都不会缺席。

  一个细节是,这两年阿里巴巴员工对马云的称呼已经从“马总”改为了“马老师”,原因是相比于前者,马云更喜欢“马老师”这个称呼。但没想到,一年以后,马云竟然真的不再是“马总”,而只是“马老师”了。

  当然,马云还会是乡村教师代言人、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马云公益基金创始人、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他在信中说道:“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教育、环保、公益等,都是他长久以来已经投身和将更加投入的事业。

  逍遥子接棒

  风清扬“退隐”后,现任阿里巴巴CEO张勇接棒。

  马云曾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CFO出身,却做了阿里巴巴CEO的张勇,近几年的表现无疑证明了马云的这句话。

  张勇花名“逍遥子”,在内部,大家一般称其为老逍。张勇在阿里巴巴工作11年,阿里巴巴内部有一个说法:老逍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他所带领的阿里巴巴早已超越了电子商务公司,彻底蜕变为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的数字经济体,服务于数以亿计的消费者和数千万的中小企业,深刻影响和塑造着未来商业。

  马云在公开信中高度评价张勇:因为他的战略格局和在组织文化传承上的担当,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给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是马云与阿里巴巴合伙人群体现在最正确的决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过去的一两年中,张勇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这段时间,恰恰是阿里巴巴新零售战略实施的重要时间段。张勇正是阿里巴巴新零售的“开拓者”。

  作为当下阿里巴巴新零售最重要基座之一的天猫,是张勇首次创业的成果。2009年3月,张勇接手了处于困境中的淘宝商城,以内部创业的姿态主导了天猫的崛起,在阿里巴巴原有的商业模式上创造了赋能全球品牌的新模式。同时,张勇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随后力主举全集团之力“All in无线”,使手机淘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可以说,正是张勇奠定了阿里巴巴从PC端向移动互联变迁的最重要基础。

  在新零售战略推出后,阿里巴巴备受外界关注的系列收购投资动作背后,也都是张勇操盘。张勇主导投资了苏宁、银泰,打造新零售标杆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并与星巴克等一系列国际品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这一系列动作无疑让张勇成为阿里巴巴接班人的不二人选。

  不过,马云过去对于阿里巴巴的作用不言而喻,马云交接后,阿里巴巴会怎样?这不仅是马云自己极为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外界最为关注的问题。

  在过去的19年里,阿里巴巴已经完成了从B2B到C2C,从C2C到B2C,再到新零售的业务模式迭代,从PC端的阿里巴巴变成了移动端的阿里巴巴。

  从当前马云交棒的时机来看,在业内人士看来,马云这几年本身已经很少介入日常经营,但阿里巴巴在数字经济体方面仍然表现不俗,在战略方面,事实证明阿里巴巴近几年来的运营是成功的,新零售、全球化取得成绩,在主要“中概股”中抗跌性最好。用马云的话说:如果制度、人和文化能够完美结合,企业就能基业长青,摆脱对于个人的过度依赖。

  阿里巴巴方面表示,展望未来,除了电子商务和新零售,云计算和大数据、智能物流、金融科技等领域的持续发展,将使阿里巴巴经济体呈现出更强的协同效应。未来的阿里巴巴将是IOT的万物互联的阿里巴巴,它将真正从一家公司,成长为一个数字经济体。

  “马老师”的一堂企业传承课:阿里合伙人制度解决交接难题

  每经记者 王星平 每经编辑 胥 帅

  没有举办发布会,只是简单的一封公开信,马云就将阿里巴巴的未来托付于“他人”之手。而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交接,阿里巴巴则用了10年。

  如今的马云,终于实现了内心的梦想,彻底变身为“马老师”。业内人士认为,马云得以从容地宣布不再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从根本上源于他和阿里巴巴创始团队亲手建立的“合伙人制度”。

  合伙人制度已实施10年

  2009年,在阿里巴巴只有10岁的时候就建立了合伙人制度。

  在马云看来,合伙人制度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事制度,而是维系阿里巴巴生态健康的一整套决策、人才和治理安排。也正因如此,阿里巴巴对合伙人的要求颇高——“在阿里巴巴工作五年以上,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高度认同公司文化,并且对公司发展有积极性贡献,愿意为公司文化和使命传承竭尽全力”。

  正是得益于合伙人制度,如今,在阿里巴巴的36位合伙人中,已经有两位“80后”——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和蚂蚁金服副CTO胡喜。现任的淘宝总裁蒋凡,甚至是一位“85后”。阿里巴巴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14%;而在阿里巴巴的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

  事实上,在进入合伙人时代后,阿里巴巴完成了多次交接,并从中积累经验:2013年陆兆禧接任阿里巴巴集团CEO;2015年张勇接任CEO;2016年井贤栋接任蚂蚁金服CEO并在一年半后接任董事长。不仅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菜鸟、阿里云等板块也都已经完成过至少一次的管理层交接。

  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阿里巴巴,交接不仅出现在CEO层面,只要到M4(总监)层级,公司就会要求其为自己的岗位寻找和培养接班人,如果这点做得不好,即使日常业绩很好,年终绩效也会大打折扣。也正因如此,在阿里巴巴,成功的交接班不是偶然,而是常态。

  业内:不要一味效仿合伙人制度

  事实上,“选择谁作为自己的接班人”是很多民营企业创始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过去的很多年,部分创始人往往会将企业交接给自己的家人,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家族企业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占据重要地位。

  回望历史,2013年马云卸任CEO的时候,比之腾讯,当时的阿里巴巴似乎更艰难些。腾讯微信的横空出世,已经一举迈进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彼时阿里巴巴还在无线事业中努力。而今天,阿里巴巴已完成移动互联网转型,公司战略更加立体,马云卸任基本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未来,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合伙人制度会不会被更多企业所接受?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研究中心专家唐兴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相较于大多数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成立时间较久,所以在企业架构方面的思考较为提前。此次马云如此“轻易”将交接棒交给张勇,实际是多年内部架构调整的结果。

  唐兴通同时认为,阿里巴巴设置合伙人制度主要与其自身发展有关,其他企业更多应该学习阿里巴巴这种提前考虑到接班问题的理念,而不是一味效仿“合伙人制度”,因为同一种制度放到不同的环境里不一定能起到相同的效果。对于一家企业的领导者来说,更多是需要一种开拓创新的精神。企业能否一直保持活力,关键也在于核心能力能否支撑其发展。否则,即便没有“接班人难题”,也会出现其他问题。

  上述业内人士强调的是,对于做大了的企业而言,寻找接班人都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许多顶级的公司,能否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完成平稳过渡,也都是运气的成分居多。包括马云也曾经对外说,自己最不想犯的错误,就是“我退休了,公司倒闭了”。人才储备成为大企业长期战役中的必备。在这一点上,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在做布局,阿里巴巴有36位合伙人,腾讯有飞龙学院,但是过去十年间,阿里巴巴已实实在在地完成了人才的数次交棒,检验了自己培养人才的可靠性。

  也正是阿里巴巴独创的合伙人制度和打造的人才梯队,用机制最大限度解决了运气的问题。这恐怕是“马老师”给当代企业家最生动的一节课。

( 编辑:王擎宇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