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青岛首富回应资金风波:回归实体 金融不扩张了

新京报

09-26 06:59

  青岛首富回应资金风波:回归实体,金融不扩张了

  王清涛曾是军人,创业过程中获得过沙钢沈文荣帮助;中融新大近期陷资金风波,称生产经营一切正常;筹划出售金融资产,重点回归实体

  王清涛,中融新大集团董事长。从煤炭经销掘到人生第一桶金,到成为焦化大王,如今他正在将关注重点从金融转到实体产业。受访者供图

  “下半部分调子高一些嘛”。

  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北京,国贸某酒店,当一名女员工拉完《二泉映月》,正在和几位朋友吃饭的王清涛大声鼓掌叫好,顺便向她提了自己的建议。

  王清涛,中融新大集团董事长。出生于山东邹平的他曾经当过兵,下海之后,在煤炭、焦化行业摸爬滚打,崛起为焦化大王。这几年来,王清涛又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如今已是青岛首富。

  然而,突如其来的去杠杆风暴之下,王清涛的中融新大开始出现一系列资金风波。9月中旬,鲜有接触媒体的王清涛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如今正在将关注重点从金融转到实体产业,他一手筹划出售金融资产,一手正引入国企江铜集团加大秘鲁矿产的开发。

  “音乐的各个音符,要注意协同,就像是焦化、物流、金融各个行业”,王清涛说,“谁能料到,现在我们最大的现金流是焦化板块而不是金融?”

  王清涛透露,金融以后不扩张了,现在的重点要回归到实体。对于近期出现的资金风波,他强调,中融新大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尤其是焦化板块,每个月能贡献四个亿的现金流。

  风波

  债券暴跌、冻结财产、触发投资者保护

  今年9月,新京报独家报道,受国家宏观经济去杠杆、公司债券发行节奏放缓及第二季度公司债券到期兑付影响,中融新大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根据募集说明书的约定,中融新大在上述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的情形发生后,拥有10个工作日的宽限期。

  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是中融新大近期第三次引发市场关注。

  对于触发投资者保护条款一事,9月10日,中融新大方面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一份情况说明称,此次投资者保护条款的触发以及后续救济与豁免方案的实施,不会造成标的债券的提前赎回,不会影响标的债券的存续期限,不会影响发行人的偿债计划,也不会对发行人的资金流动性产生任何压力。中融新大强调,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今年8月,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因河南亿利小额贷款公司申请,冻结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王清涛等银行存款9995万元或者查封其等额财产。中融新大很快发布声明,系因双方沟通不畅产生纠纷,经友好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已经解决该问题。

  “当时河南亿利小贷要求一次性(将借款)还完,我跟他们讲,现在国家去杠杆,需要一些时间。他们不同意。”中融新大董事长王清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他称,今年上半年实体板块业绩非常好,特别是焦化,现金流最大,“焦化每个月能贡献四个亿的现金流。后来(河南亿利小贷)来我们企业考察,就彻底放心了。”

  2018年1-6月财务报表显示,中融新大经营现金流量净额达22.4亿元。

  令王清涛不能理解的是,中融新大的债券,被区区2800元打压下来。

  此前的7月11日,中融新大发行的债券“18新大02”突然异动,从100元的价格下跌到盘中最低价28元,跌幅为72%。导致这一起暴跌的交易,成交量竟然只有10手,交易额为2800元。中融新大工作人员对外表示,“一下子都炸锅了,投资者不断地打电话来问,我们也是一直解释到现在。”

  “我们已经给证监会汇报了这件事,证监会正在调查。投资者钻了空白,但这种‘恶意’是不是犯罪违法,要看监管怎么定性”,王清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新京报记者发现,中融新大债券价格的下跌在7月初就已有苗头,且紧随其战略伙伴永泰集团出现债务违约之后。

  7月5日,永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永泰能源公告,其2017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7永泰能源CP004)宣告违约。次日,中融新大发行的“15鲁焦02”突现异常交易,在上交所宣布第一次停牌后,该债券继续下跌,触发第二次停牌。交易软件显示,该债券停牌前暴跌30.78%。

  对于与永泰集团关系问题,中融新大曾公告,“截至本公告出具日,我司无对永泰集团有限公司的存续担保情况,永泰集团对我司的担保余额为6.60亿元。”中融新大表示。

  王清涛强调,目前政府支持实体企业的力度在加大。银保监会76号文下来后,山东省政府也要求,不允许银行抽贷、断贷,支持龙头民企。省金融办还就此召集省里的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开会。“据我感受,山东省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是非常大的。”

  “我们的50亿公司债券发行速度也提快了,以往需要两个月,现在一个月就开始分销。”他说。

  发家

  做煤炭赚到第一桶金,曾得魏桥帮助

  中融新大集团,创立于2003年,是以能源化工、金融投资、物流清洁能源、矿产资源开发为主业的国际化大型集团企业,已投资参股5家银行,1家保险公司。2017年集团总资产1550亿元,净资产910亿元,营业收入750亿元。这是中融新大在官网上对自己的介绍。

  与这一高调介绍相比,王清涛在中融新大官网没有自己的栏目。除了手下的上万名员工和数百亿元财富,一口地道山东话的王清涛看起来和其他山东大汉并没有什么区别。

  王清涛,山东邹平人,1962年生。跟山东很多家庭一样,王清涛也生于一个大家族,“以前当村长,我兄弟姐妹五个,同辈兄弟二十多个,谁犯事收拾他。”如今头发已略显斑白的王清涛,回忆起年轻时候的故事语速极快。

  身高一米九的王清涛个性直爽,对来客以兄弟相称,喝酒干脆利落。高中毕业后,王清涛进入济南军区当了三年步兵,然后去了邹平县物资局工作。

  “物资局是国企,当时国家鼓励下海,而物资行业里,最有价值的就是能源资源,于是开始跑了煤炭。”王清涛说。之后,他成立中兴物资经销处从事煤炭经销,掘到了人生路上的第一桶金。

  王清涛的创业之地邹平经济基础雄厚,80年前知名学者梁漱溟在这里从事乡村建设实验,近几十年来已崛起为山东最富经济活力的地区之一,魏桥集团这一世界五百强就坐落在这里。

  魏桥集团的老板张士平,凭借数百亿元财富常年位居山东首富。张士平在公开场合极度低调,另一方面对朋友又仗义豪爽。张士平的个性也影响了王清涛。事实上,王清涛最初的煤炭生意就得到了魏桥的帮助。

  “2003年之前,基本都是在做煤炭贸易,攒下了七八百万”,王清涛说。

  在跑了十几年煤炭后,王清涛的事业迎来了转折。

  2003年6月,王清涛成立邹平齐明铁雄焦化有限公司,公司新上的焦炭项目,成为滨州市计委批复的邹平县工业企业重点立项工程。以此为基础,王清涛建起了后来成为山东乃至全国最大的焦化企业。

  “以前一直做煤炭经销,说白了就是贸易,贸易终归还是要依附于工业。到了2000年后,国家开始进入工业大发展时期,于是我在2003年贷款3-4个亿建起了一个焦炉,合计60万吨,一步一步壮大起来。”王清涛说。

  贵人

  将沙钢沈文荣称为“生命中的贵人”

  开始办焦化四年后,王清涛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2007年8月,王清涛联合江苏沙钢集团、山东新汶矿业集团一起组建了铁雄新沙,这一王清涛口中的“超级大厂”投资额30亿元,产能达到400万吨,号称山东全省的第一煤化工园区,王清涛也跃居全国焦化行业的最大投资商之一。

  跟王清涛早年的合作伙伴魏桥一样,作为中国最大民营钢铁企业的沙钢也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其掌门人沈文荣号称“钢铁沙皇”,曾一度位居中国首富。

  “当年我们企业小,我比沈文荣也小20多岁,如何能攀上沙钢这个大腕?当时我们和县政府近10次去江苏沙钢沟通引资,当时我跟沙钢沈文荣说,你要建最大的钢厂,我要建最大的焦化厂,我愿做你的马前卒。沈文荣才终于答应投资。”王清涛说。

  在获得沈文荣的帮助几年后,因沙钢战略调整,将手中的股权转让给王清涛,王清涛实现了对铁雄新沙的绝对控股。

  如今回想起当年沈文荣的提携,王清涛称之为“生命中的贵人”,“当时高兴,一口干了一斤白酒”。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王清涛的企业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获得当地政府颁发的奖项。其中很有分量的一个是在2009年,王清涛获全国优秀复员退伍军人称号,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王清涛还招徕和他一样有相似从军经历的人加入他的企业。“公司高管有30%是当兵出身,最高的是副师级。集团负责行政、生产安全、保卫的特勤队,基本都是当兵出身。”王清涛说。

  “军人做企业的纪律性、规则性更强。”王清涛说。平日里,王清涛几乎都是长袖衬衫和西裤正装,上下整洁一尘不染。

  每个月,中融新大的所有员工都要花两天时间上军训课,学习队伍操练、内务整理等。“一个月必须两天”,王清涛要求。

  除了退伍军人,王清涛还乐于吸收“下海”的政府官员。2016年,中融新大曾一下子聘用了厅级干部10人,处级干部44人。在这几年的行业整合中,王清涛成为了赢家。

  作为重化工业,焦化属于高耗能、高污染行业,随着资源与环境对经济发展的约束不断增强,国家开始加大对焦化行业的调控和整合。

  2012年,山东省发布《关于加快焦化企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称,支持山东焦化集团(即中融新大前身)依托已经进入国家公告的重点焦化企业和煤炭、钢铁、化工企业进行重组,组建千万吨级大型焦化集团。

  在整个中国的高速工业化尚处于蛮荒扩张的时候,王清涛对其环保效果引以为傲,“我们的员工都穿白大褂”。

  2017年,整个中国特别是重化工业密集的山东掀起环保督查风暴,身为山东第一大民企的魏桥集团268万吨产能被定性为“违规”遭到拆除,损失超30亿元,中融新大挺过了这次风波。

  “实体企业的转型升级太难。比如焦炉,4.3米的焦炉刚建完,还没进入回报期,政府又要求建5.5米的,5.5米的还没建完,又要替换为6.5米的,每建一次都是几十亿的资金量,导致实体企业负债率急剧上升,企业资金链根本无法支撑转型。”王清涛说,很多中型企业在这过程中倒下了。不过,产业洗牌也给大型企业创造了机会。作为整合主体,不仅意味着产能规模的壮大,更意味着国有金融资源的倾斜。

  就在前述山东省政府整合文件下发的同年10月,山东省焦化行业转型升级工作会议召开,山东焦化在会上获得交通银行40亿元的综合授信,国家开发银行山东省分行也现场为其签约授信30亿元。

  救援

  从淄博宏达矿业接手秘鲁矿产

  王清涛说这些话的时候,同在山东的又一家大型民企大海集团正陷入资金风波,而屡屡在全国“两会”上大声疾呼实体企业融资难的山东晨曦集团已申请破产。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部分山东经济转型加快,中融新大也曾受到其他大型民企资金风波的牵连。

  2015年下半年,位于山东淄博的大型民营企业宏达矿业有限公司(山东金兆原控股股东)出现资金流动性不足乃至资金链断裂,波及区域金融稳定。在自救无果的情况下,淄博宏达向淄博市政府申请援助。

  彼时,淄博宏达最重要的资产为秘鲁邦沟多金属矿,而该矿后续开发建设需要投入30多亿美元。由于中融新大为之提供了14亿元的担保,淄博市政府决定引入中融新大对淄博宏达进行重组,先将淄博宏达的控股股东金召矿业的股权过户至中融新大名下,借以稳定员工、债权人及市场情绪。

  中融新大的一份债券发行文件写道,在淄博市政府表明上述态度及多次催促之下,金召矿业的股权于2016年1月过户至公司子公司铁雄冶金名下,并办理完毕工商变更手续。

  王清涛的家乡邹平距离淄博不远,在这里做过生意的他对淄博宏达再熟悉不过。在上述股权过户之后,中融新大委派专业人员并聘请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淄博宏达展开全面的尽职调查。但调查却发现,淄博宏达股东及高管之间利益难以协调,且内部关系复杂。

  事实上,淄博宏达矿业的历史复杂,旗下上市公司华阳科技曾被认为是一家明天系上市公司,公司地址距离明天系肖建华的肥城老家不过几十公里之远,如今则又属于风波缠身的中技系旗下。

  其后,中融新大决定变更重组方案。2016年3月,铁雄冶金退出金召矿业100%股权。几天后,3月8日,淄博宏达宣布2015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实质性违约。

  中融新大与一大并购风险擦肩而过,留在手中的则是价值数百亿元的秘鲁矿产。

  根据2017年1月国土资源部储量评审中心出具文件:秘鲁邦沟金、铜、钴、铁多金属矿2、3、4号矿合计评估值为700亿元。

  “收购秘鲁矿产的价格合计55亿”,王清涛说。

  在拿下秘鲁矿产之后,中融新大也拉来了一个合伙人。2016年12月,负责秘鲁矿产的中融新大矿产资源公司引进永泰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新股东,后者投资额是100亿,持股比例20%。

  跨界

  参股多家银行,称不会当作“提款机”

  收购秘鲁矿业,意味着中融新大真正进入了上游资源行业。此时,除了主营的焦化行业和秘鲁的矿产,王清涛的扩张方向又多了一个:金融。

  2016年3月,山东焦化正式改名为中融新大。在重视“名实之辩”的中国人眼中,改名显示出王清涛押注金融的决心。在此之前的2015年8月,中融金控集团成立,中融新大金融板块正式确立,投资方中也有永泰集团身影。

  彼时,解直锟的中植系、肖建华的明天系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姚振华的宝能系正大举进军万科,五矿、中石油在内的央企则在金控平台直接上市。相比而言,中融新大的主要下游产业——钢铁正处于有史以来的最低点,“一吨钢卖不出白菜价”成为现实。

  按照中融新大规划,2020年集团总资产预计达到4000亿元,年销售收入3000亿元,利润300亿元,其中包括实现参股行业前十位的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参控10家以上上市公司。

  王清涛动作凌厉,在短短一年多展开了五笔重大收购。

  2015年12月,中融新大以7.55亿元总投资获得晋城银行14.29%的股权,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2016年4月,中融新大收购亚洲开发银行持有的厦门国际银行3.35%股权,交易总金额为8.05亿元;2016年9月,中融新大以19.49亿元总投资获得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7.79%股权,位列该公司第二大股东;2016年11月,中融新大从中海信托手中接下四川信托30.2534%股权,总成交价高达50亿元。不过,这笔收购最终未能完成;2017年1月,中融新大又与烟台润仕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签署协议,以71.88亿元收购其所持恒丰银行股权收益权。

  自此,中融新大的金融布局初具规模。《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王清涛以31亿美元财富,位居榜单第642位,被称为青岛首富。

  上述金融扩张计划颇恢宏,但王清涛并不感到轻松,“为什么很多实体企业要做金融、搞房地产,因为企业家摸不清楚行业周期,不知道行业拐点什么时候到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向变了,他害怕。”

  王清涛反复强调,中融新大并非因为“惧怕”其主营业务而要实行多元化。

  “我们的物流产业是依附于焦化,矿业是重组了另一困难企业而发展起来,做金融则是要通过股权纽带、实现产融结合的更密切合作”,王清涛表示,“当我有参股银行后,对方对我更熟悉,担保、质押物更便利,虽然不会有优惠,但绝不会坑你。因为银行也需要让资金有好的去处。”

  “(参股银行)不会变成中融新大的提款机”,王清涛强调,中融新大很少从参股的金融企业融资,即使有,也是按规则来。

  截至2018年3月,中融新大参股的恒丰银行对中融新大授信余额12.5亿元,已使用额度3.88亿元。

  回归

  筹划出售金融机构,回归实体

  就在中融新大持续金融化之时,政策风向也在变化。

  2016年底,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公开喊话,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2017年,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制数量不得超过1家。

  在金融监管趋严和“去杠杆”的宏观政策背景下,中融新大的金融布局是否会受到影响?王清涛表示,“对我们没有影响,我们投资的银行按规定都是参股,不是控股。”

  王清涛强调,“我们叫投资,不叫金控”。

  今年6月,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评级发布报告称,已将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自BB调降至BB-。惠誉表示,2017年,中融新大的杠杆率提升幅度高于惠誉预期(公司收购部分金融投资所致),加之营运资本流出和资本支出增加,造成评级下调。惠誉预计,除非管理层如期完成部分金融资产的出售和长期股权投资计划,净杠杆率仍将保持在6.0倍以上。

  王清涛说,“现在企业就像是湖水里的鱼,水变少,大鱼肯定先死,但这样真的合理吗?恰恰经济发展的规律,就是企业离不开钱,鱼也离不开水。”

  王清涛表示,目前确实在筹划出售金融机构,“金融股权不如以往值钱了”。

  “金融以后不扩张了,现在的重点要回归到实体,把产业做得更精、更深一些。将来要形成七分实体、三分金融的局面”,王清涛说。

  就在7月20日,中融新大与江西铜业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双方拟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和运营秘鲁邦沟金铜钴铁多金属矿项目,秘鲁邦沟多金属矿项目一期计划投资约26.92亿美元。和王清涛合作过的魏桥、沙钢一样,江铜集团同样也是世界500强企业,亦是江西省最大国企。

  如今,王清涛在和宾客聊天的时候,焦化,而非金融,成了他频频提起的板块。“现在最赚钱的就是焦化,每个月有4个亿的现金流。”今年上半年,上市钢铁企业业绩已创下了历史新高,而钢企正是中融新大的主要客户群之一。

  “国家政策就是天”,王清涛说。

( 作者:赵毅波   编辑:王擎宇 )

相关新闻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