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吴秀波影视资本局吉凶未卜 幸福蓝海等与其有过交集

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

01-27 07:22

  大器晚成的影视演员吴秀波,却在知天命的年纪摔了个“大跟头”。

  1月23日上午,吴秀波主演的影片《情圣2》紧急撤档。当天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发出《关于影片〈情圣2〉改档的通知》,该公告显示:现应片方要求,因技术问题推迟上映档期,具体上映时间另行通知。

  在风波事件发酵后,《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吴秀波经纪公司上海喜天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天影视”)所在的北京复星国际中心大厦,在喜天影视公司内墙上的电子显示屏中,依然闪现着吴秀波的身影,在记者表明欲采访吴秀波经纪团队时,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组的人都没在,出去了。”

  “媒介部的集体外出了”,无独有偶,记者随后又走访了该大厦10层的吴秀波担任第一大股东的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不二文化”),该公司前台人员也如此告诉记者。进门左手边的墙上有《军师联盟》海报。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喜天影视之外,包括不二文化、新丽传媒、幸福蓝海(300528.SZ)、当代东方(000673.SZ )等多家影视公司都与吴秀波有过交集。

  风波发酵

  四个月前,演员陈昱霖在微信朋友圈自曝与吴秀波有着七年的隐秘交往关系。彼时这场爆料,并未给吴秀波造成重创,此后吴秀波依然在热播综艺《演员的诞生》中担任导师。

  但在2019年1月18日,事件再次发酵,自称是陈昱霖父母的人发出公开信表示,吴秀波报案称陈昱霖以曝光隐私为要挟勒索钱财,陈昱霖现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按照吴秀波的指控,她可能面临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随后,喜天影视发出律师声明,称陈昱霖因在微信上发布不实言论涉嫌敲诈勒索吴秀波的案件已经公安部门刑事拘留,并经检察院批准逮捕。声明还称,上述公开信内容不属实,已将此情况反映给公安机关,并将追究发表人的法律责任。

  1月19日,吴秀波妻子同时也是其经纪人的何震亚发表声明称:“我们家面对长达一年半的威胁与恐吓,对方多次索要巨额钱财,从几百万到几千万。”并且称规劝无效,对方团伙愈演愈烈。

  记者在24日联系到吴秀波的代理律师薛起堂所在的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对方咨询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关于该案我们接到的领导指示就是不接受采访,因为是公诉案件,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吴秀波工作室。涉及到刑事问题,(如果)不是公诉案件,怎么能抓人呢?”

  至此,舆论哗然。围观者们看到了一个曾经在多部电视剧中扮演暖男的国民大叔形象轰然倒塌,“他本来就是儒雅的国民大叔啊,这个形象已经在所有公众面前形成了 。”曾经和吴秀波在《军师联盟》项目中有过合作的圈内人秦琼(化名)直言。

  紧接着,电影《情圣2》从提档上映改为直接撤档,如果事情在此之前还并未严重到一定地步,电影的撤下,则让记者采访到的一些圈内人士也哗然。一位从事电影发行工作8年之久的人士向记者说道:“有点突然,不知道有没有电影局的因素。”

  秦琼则判断到:“(如果没有监管的因素)片方还会自动撤档?那是不可能的。”

  除了《情圣2》撤档,吴秀波和杨颖主演的《渴望生活》(原名《欲望之城》)网传不能上星播出,被迫改成了网剧。记者联系到该剧的一名主创人员,对方表示:“目前未接到这方面的通知。”他还表示,电影会受影响,电视剧可能不会受影响。

  而根据《财经》报道,目前仍有多家平台受到了吴秀波事件波及。其中,浙江卫视开春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第四季,当中前三期皆有吴秀波参与,节目组紧急延后播出时间,并取消了新闻发布会。记者查阅该节目微博发现,在1月8日节目组的微博海报宣传中嘉宾照片显示有吴秀波,而最近都不再提及吴秀波。

  据报道,北京卫视的2019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亦为吴秀波,但晚会目前已经全部完成录制,内部正在紧急商讨应对方案。记者就一系列节目是否受影响采访喜天影视,对方并未回复。

  老来成名

  “我很早以前跟他就认识,他是老来成名,挺不容易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秦琼说道。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吴秀波,常常表现出谦虚、随和的一面,喜欢双手合十向人示意感谢。

  作为大院子弟的吴秀波,20世纪60年代末出生于北京,16岁时就考进铁路文工团话剧学员班,20岁进入铁路文工团话剧团。1995年前后,吴秀波从话剧团辞职。因机缘巧合,开始在卡拉OK歌厅唱歌,成为当时京城有名的“夜场一哥”。他还曾开饭馆做小本生意,但都不尽如人意。

  30岁后,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了”,辗转几年后通过圈中好友演员刘蓓的介绍,去剧组演戏,34岁才拍了第一部戏《立案侦查》。在刘蓓夫妇的帮助下,吴秀波的戏也渐渐多了起来。拍摄于2009年,2010年播出的谍战片《黎明之前》让吴秀波进入了大众视野,彼时有网友曾评论:这个吴秀波要火。这一年吴秀波已经42岁。

  到了《军师联盟》,吴秀波开始自己组盘子,请来演员,“拍自己想拍的戏”。同时,他也一个人干四个人的活,担纲监制、制片人、演员等角色。该剧投资4亿元、拍摄333天。

  这部戏后,《军师联盟》导演张永新评价吴秀波,“在和资本打交道的同时,转过身就能在片场进入状态”,“既可以长袖善舞,又可以本本分分”。

  自此,吴秀波奠定了在圈中的地位,《军师联盟》上下两部的豆瓣评分都超过了8分。

  演艺生涯风生水起的同时吴秀波也在不断画出自己的商业版图。

  2015年9月,吴秀波出资5000万元成立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股100%。经营范围包括内容制作、发行和艺人经纪,电视剧代表作有《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参与投资电视剧《赢天下》(现改名《巴清传》),出品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值得注意的是《巴清传》因为两位主演高云翔和范冰冰,迟迟未播出。

  根据公开资料信息,《军师联盟》由当代东方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将威影视”)、印纪传媒、江苏华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不二文化等公司联合出品。

  在此之前的2011年,吴秀波还曾投资上市公司幸福蓝海(300528.SZ),该公司2018年三季报显示,吴秀波为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 持股数量为5589041股,但已全部质押。

  公开信息显示,这些股份分两次购得。2011年,幸福蓝海融资扩股,吴秀波以9.67元/股的价格,出资4503.84万元购买了465.75万股。2017年6月,通过分红,吴秀波持股数量继续上升,之后未曾减持。

  除此之外,吴秀波还持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当代东方(000673.SZ )。2014年5月,前身为大同水泥的当代东方定增募资25亿元,其中11亿元收购盟将威影视100%股权,欲转型为影视公司。

  2015年,当代东方定向增发,吴秀波以10.80元/股的价格出资1490.40万元,认购138万股,成为其股东。

  2016年1月,吴秀波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谈到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前我比较担心他们不能赢,现在我更担心他们经不起输,因为我一直是输的那个人,突然有一天睡醒了有人告诉我:你赢了,我问为什么赢了,他说因为你做梦了。演戏就是做梦,因为你做梦做得好就赢了,但从这一天开始每天伴随我的就是忐忑,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我赢了。”

  吉凶未卜

  风波还未过去,不知吴秀波会如何定义输赢。但是对于和其参演的作品联系紧密的公司们而言,确实难言乐观。

  《情圣2》由新丽传媒作为主控方,万达影视、淘票票、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等作为出品方。新丽传媒一位内部做整合营销的人士告诉记者,《情圣2》暂时撤档,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第二部和第一部风格不太一样,聚焦女性视角了。

  新丽传媒主营业务为电视剧和衍生,2009年开始参与电影投资,并逐步涉及电影制作业务。热播电视剧《如懿传》《我的前半生》等由新丽传媒主要出品或者联合出品,新丽传媒参与的电影包括《羞羞的铁拳》《夏洛特烦恼》等。

  盛名之下,新丽传媒的资本之路却并不顺利。新丽传媒在2012年、2014年和2017年连续三次发起IPO,却均主动终止。IPO不成,新丽传媒在2018年选择了155亿元卖身腾讯系公司阅文集团(00772.HK)。此次吴秀波事件涉及新丽传媒的两部主控作品,记者就此也询问了阅文集团,对方表示,对此事目前不作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在阅文收购新丽传媒时,还签下了对赌协议。新丽传媒2018年到2020年净利润不得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而新丽传媒2016年和2017年税前净利润为2.16亿元、4.19亿元。2018年夏季,新丽传媒制作成本高达3亿元的《如懿传》也从台播变成网播,收视率和话题度不敌《延禧攻略》。

  主打艺人经纪业务的喜天影视则是直接参与到了这次风波中,上述律师声明即由喜天影视发出。吴秀波为该公司第七大股东,持股2%。

  在获得光线传媒、华策影视的投资后,喜天影视于2016年正式开启资本之路,欲挂牌新三板。但最后未实现挂牌。

  此次风波中,陈昱霖父母的公开信内容指出,在陈昱霖方向吴秀波寻求谅解期间,一直是吴秀波先生所在的喜天影视公司律师接待他们,律师称陈昱霖的行为给吴秀波和喜天影视造成至少十亿元的损失,也可能直接终结吴秀波的演艺事业。但是对此问题,喜天影视并未对记者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喜天影视的第二大股东为复星系企业上海复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19.8%。此外,包括不二文化、喜天影视和新丽传媒在内的三家公司都位于朝阳区复星国际中心大厦内。其中不二文化位于第10层,喜天影视位于第22层,新丽传媒位于26层整层。

  有担任监制的人士向记者分析到:“严格来说劣迹演员封杀的都是违法的,像嫖娼、 吸毒这样的行为, 他这种出轨到底算不算劣迹,不好说。因为出轨是道德层面。但是不管封杀不封杀,对吴秀波个人肯定有一定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吴秀波和唐嫣主演的电视剧《无名侦探》还未制作完成,秦琼告诉记者该剧此前在横店和上海拍摄。上述从事发行的人士向记者分析,对于这种未完成的作品,片方或许会根据形势发展考虑换角或者压后播出。他向记者举例到,类似的例子比如,《捉妖记1》当时在拍摄完后就是因为原主演柯震东吸毒,最终换了井柏然做主演。

  秦琼认为这个行业就是高收益、高风险。他对记者说道:“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就像以前禁韩令,资方也只能自认倒霉,涉及到韩国这块的封杀了很多剧。”

  上述监制判断,这些事之后,影视公司会加强风险条款的签订。

( 编辑:王擎宇 )

相关新闻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