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从天才少年到失信人 复盘睿康系掌门夏建统败局始末

中新经纬

09-05 08:09

  从天才少年到失信人 复盘睿康系掌门夏建统败局始末

  “睿康系”辉煌时期,坐拥三家A股上市公司,将莲花味精更名为莲花健康,把远程电缆改为睿康股份,让索芙特变身天夏智慧;并全资控股英格兰阿斯顿维拉足球俱乐部(下称“维拉”)。

  如今,睿康系辉煌不再,45岁的年轻掌门人、曾经的天才少年、“哈佛最年轻教授”夏建统诉讼缠身,成为了失信被执行人,而维拉终于重返了英超,但夏建统已经付不起剩余4000万英镑,俱乐部拱手让与他人。

  8月26日,夏建统时隔3个月更新了一条微博,提及英国及加拿大的领导人,称“人类似乎进入被‘自我’挟持的年代”。早前,夏建统的微博内容涉及维拉、*ST莲花、天夏智慧、回应闪崩。夏建统时常觉得委屈,认为自己不被理解,他微博下网友的评论也非常的不友好。

  ST远程实控权生变

  8月30日晚间,ST远程回复了深交所的问询函,称秦商集团在收购秦商体育(由“睿康体育”更名)之后陆续发现,秦商体育存在多起涉及民间借贷而被诉的情形,且夏建统及睿康控股均未在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文件中向李明及秦商集团进行披露或提示相关债务。因此,李明及秦商集团暂停了后续股权转让款的支付,并向夏建统及睿康控股进一步了解秦商体育的债权债务情况,包括在其控制上市公司期间利用上市公司违规对外担保的具体情况,迄今为止未得到回复。

  时针拨回2018年3月30日,睿康控股将其持有的睿康体育(现已更名为“秦商体育”)100%股权转让给秦商集团,睿康体育为ST远程(时名:睿康股份)的控股股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遂由夏建统变更为李明。根据当时协议,秦商集团需承接秦商体育股票质押对应的债务为9.2亿元左右,并另行支付睿康控股现金约5.27亿元,合计对价约14.47亿元。目前,秦商集团现金支付了2.05亿元,尚有3.22亿元未支付。

  ST远程在回复函中表示,李明虽然辞去了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所有职务,但其依然是公司控股股东秦商体育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实际控制人,公司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未发生变化。ST远程称,股权出让方隐瞒标的债务而导致的股权转让款支付进度问题,属于股权转让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目前并不影响秦商体育作为公司控股股东,李明作为实际控制人行使权利的情况。从董事会构成来看,公司董事会过半数以上成员均由秦商体育提名,秦商体育对公司董事会及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免具有重大影响力,进而对公司重大经营决策事项起到重大影响。

  当前,秦商体育持有ST远程1.24亿股,占总股本的17.23%,为第一大股东。ST远程的第二大股东是杨小明,持股16.37%。

  秦商体育控股地位或将不保。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得知,秦商体育所持ST远程4280.26万股股票将被司法拍卖,这部分股份占总股本的5.96%。若最终完成拍卖,秦商体育持有ST远程的比例将降低至11.27%,远低于杨小明。

  具体的拍卖时间是2019年9月28日10时起至2019年9月29日10时止,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8月26日即已发出相关竞买公告。但截至记者发稿,ST远程尚未对这一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事项进行披露。

  无锡中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上述司法拍卖的申请执行人是第一创业,被执行人是秦商体育、睿康控股、秦商集团、夏建统、李明。此前,无锡中院已经依据发生法律效力的公证书轮候冻结秦商体育所持ST远程1.24亿股,并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被执行人履行还款义务,但被执行人至今未履行。

  2017年4月,秦商体育将所持ST远程1370.26万股质押给第一创业,两个月后再次向后者质押2820万股。2018年3月30日,即睿康控股与秦商集团签署秦商体育100%股权转让协议的当天,秦商体育再次向第一创业质押了90万股。此番遭司法拍卖的4280.26万股,正是秦商体育经上述三次质押于第一创业。

  秦商集团近来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拨打了秦商集团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留下的联系电话,被提示“您所拨打的用户未交电话费”,秦商集团在工商部门登记的其他电话号码也均处于类似状态。秦商集团当前工商登记地址为深圳市福田区瀚森大厦13层03-08单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探访了该地,瀚森大厦前台工作人员表示大厦内并无秦商集团这家公司,大厦13层也没有03-08这一单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瀚森大厦13层,确实并未发现秦商集团的踪影。

  在2018年3月底之前,秦商集团工商登记地址是深圳市罗湖区爱国路金通大厦A座二层。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这里已是一处装修公司,无公司在此办公。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秦商集团工商登记地址是深圳市罗湖区京基100大厦66楼,目前该层楼已经空空荡荡。京基100大厦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秦商集团确实曾在此处办公,不过早已搬走。

  秦商集团曾承诺以其孙公司深圳市东联信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东联信商贸”)持有自有物业对ST远程资金被划扣、违规担保事项进行担保,亦可以为公司融资提供担保。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东联信商贸注册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地王商务公寓东座18**号房间,长时间敲门无人应答,透过窗户看也不像有人在内。

  深陷违规担保泥潭

  夏建统入主ST远程(时名:远程电缆)的时间是2016年10月底,彼时睿康体育(即秦商体育更名前)斥资10.76亿元受让杨小明、俞国平分别持有的7.28%、5.32%股份。在此之前,睿康体育已经通过大宗交易受让了徐福荣9.58%的股份。因此,睿康体育受让杨小明、俞国平的股份后,持股比例升至22.18%,成为远程电缆第一大股东,夏建统成为实际控制人。

  杨小明、俞国平、徐福荣是远程电缆的三位创始人股东,早期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上市公司并担任要职。

  2016年底,夏建统的哥哥夏建军成为远程股份的董事长,之后不久上市公司更名为睿康股份,主营业务开始涉足影视文化行业。目前,ST远程的公司主要收入仍来源于线缆业务,成立的多家影视业务子公司尚未能形成营业收入。

  现在看来,夏建统拿下远程电缆后,利用上市公司平台为睿康系违规担保,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今年4月底,ST远程公告,经核实,公司存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对外担保情况,发现的合计违规担保金额为2.2亿元,担保对象为原控股股东或原董事长夏建军。此外,2018年底至2019年初,夏建统关联公司上海一江经贸有限公司(下称“一江经贸”)未能及时偿付银行承兑汇票,导致ST远程子公司上海睿禧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被划扣1.4亿元,构成资金占用。也正是因为如此,ST远程才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在2017年度,ST远程其他应收款中存在一笔与福建平潭嘉业久安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业久安”)发生的往来款,期末余额为3000万元。根据ST远程的解释,该笔往来款的形成原因为时任董事长夏建军违反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情况下使用印章,使得公司自重庆海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入的3000万元贷款未能及时转入公司银行账户,直接被嘉业久安占用。截至2018年4月23日,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已由嘉业久安归还。

  嘉业久安疑似夏建统关联方。嘉业久安的LP为黄杰,GP是杭州睿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睿民投资”)。睿民投资的GP是北京合智联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合智联创”),当前唯一股东是胡允瀚。在胡允瀚之前,合智联创的唯一股东是金启航,后者是夏建统的助理。

  天夏智慧曾披露的一份公告显示,金启航对合智联创的出资系由黄杰处拆借而来,黄杰与金启航是多年的朋友关系,胡允瀚也是为黄杰代持。天夏智慧当时想要说明的是睿民投资、合智联创非由夏建统或天夏科技控制,他们之间的合作并不构成关联交易。

  夏建统与黄杰有过紧密的合作。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发现,嘉业久安、合智联创都使用过“137****1567”作为工商登记电话,而这个号码也曾被多家睿康系公司使用,其中就有睿康控股。夏建统、黄杰也曾一同成为被告,原告是安徽国厚,起因是2017年6月安徽国厚向睿康投资发放了3亿元的委托贷款,睿康投资以所持*ST莲花1.25亿股质押担保,天夏智慧、夏建统、黄杰对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睿康投资仅偿还了5000万元本金,2.5亿元本金及利息逾期。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黄杰,后者听闻记者询问与夏建统相关事宜,说:“他啊,我正在开会,等下给你说。”但截至发稿,黄杰并未再回复记者采访。

  隐藏的关联关系

  夏建统的资金问题已经充分暴露,涉及多项诉讼,且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除了因夏建统及睿康体系内公司未偿付直接借款引起的诉讼之外,还有两起债务诉讼涉及ST远程创始人股东之一的俞国平及天夏智慧重要股东北京浩泽嘉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浩泽嘉业”),二者分别持有的部分ST远程的股份、部分天夏智慧的股份已经被司法拍卖。

  2016年12月,俞国平将所持ST远程6600万股质押给华宝信托。到了2018年10月,ST远程公告,俞国平以其名下持有的公司6600万股股票为第三方借款人的相关借款行为提供质押担保,由于借款人未按时履行借款合同约定的到期还款义务,债权人(华宝信托)申请对上述股票采取保全措施。根据后续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执行裁定书》,睿康投资及夏建统为同案被执行人。因此,俞国平所质押给华宝信托的6600万股应为睿康投资相关借款行为提供担保。

  6600万股占ST远程总股本的9.19%,俞国平以此为夏建统借款提供担保,产生一个疑问,这部分股权究竟为谁所有?今年7月11日,这6600万股被司法拍卖,由苏新产业优化调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1.52亿元竞得,后者系无锡国资。

  浩泽嘉业疑似夏建统隐藏的关联方,其部分持股遭拍卖,涉及上市公司天夏智慧。天夏智慧即原来的索芙特,公司2016年完成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41.63亿元,用于收购天夏科技100%股权。天夏科技由夏建统等人2002年在杭州设立,出售于索芙特之时,喀什睿康全资持股天夏科技,夏建统控制喀什睿康75%股权。

  也正是上述操作,才有了夏建统在A股套现逾40亿的说法。当时,天夏科技100%股权评估值41.13亿元,增值率1467%。天夏科技主营业务包括软件产品销售、系统集成建设与运营服务,主要用于智慧城市的建设和运营。索芙特希望借此次收购,构建智慧城市产业平台,实现产业多元化发展的战略。

  浩泽嘉业即是此次非公开发行对象之一,出资5.95亿元认购了79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9.4%,位列第三大股东。2016年9月27日,浩泽嘉业将其中5087.79万股质押给了太平洋证券,获得借款5.1亿元。当天,天夏智慧每股20.3元(未除权)。其后,天夏智慧一路下跌,击穿补偿线、平仓线。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底出具的判决书显示,太平洋证券、浩泽嘉业曾在2017年10月9日签署《补充协议》,约定浩泽嘉业在2017年年底前提前购回2000万元。浩泽嘉业并未如期购回,也没有提供其他补充担保措施,且延迟支付了2018年一季度利息。在2018年5月,夏建统与太平洋证券签署《保证合同》,约定夏建统为浩泽嘉业相关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再后来,天夏智慧股价继续下跌,浩泽嘉业所质押股份价值跌破最低履约保障比例,太平洋证券提起诉讼,被告包括夏建统。

  最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浩泽嘉业归还太平洋证券融资借款本金5.1亿元及利息、违约金,夏建统对浩泽嘉业上述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浩泽嘉业、夏建统未履行还款义务,太平洋证券申请强制执行,上述质押股份(经过送转后数量为6614.42万股)于7月11日被司法拍卖。最终,太平洋证券以2.06亿元竞得其中的5114.42万股(占总股本的4.68%),其余1500万股流拍。

  夏建统为何要为浩泽嘉业5.1亿元质押融资的还款提供保证?浩泽嘉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仅1500万元,无其他任何子公司及对外投资,无有实力的股东,为什么可以在2016年拿出近6亿元参与索芙特的定增?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发现,浩泽嘉业同样使用了“137****1567”作为工商登记电话,登记邮箱也与前文提及的嘉业久安、合智联创、睿康系多家公司一致。

  此外,天夏智慧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介绍,黄杰在2016年2月发起设立了嘉业投资。该公告未显示“嘉业投资”的全称,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亦未查询到2016年2月设立的相关公司,未知此处的嘉业投资与浩泽嘉业是何关系。

  睿康系诉讼缠身

  除前面已经提及的诉讼之外,睿康体系内的公司还涉及大量诉讼,绝大多数涉及借贷纠纷。

  其中一个金额不算太大的借贷纠纷尤其值得关注,根据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二审民事判决书可知案件详情。2017年12月12日,杨丽娜与李维汉签订《借款协议》,杨丽娜实际出借1600万元并提供证券账户“林伸杨”,用于李维汉的证券投资,借款期限3个月。李维汉提供了400万保证金。2018年2月21日,天夏科技出具担保书,为李维汉履行借款协议约定的借款本息等全部借款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18年3月7日,双方结算,“林伸杨”账户实际亏损96.4万元,逾期利息17.6万元,杨丽娜催要未果,遂提起诉讼。

  天夏科技系天夏智慧全资子公司,正是前文提到的夏建统2016年出售给上市公司之标的。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杨丽娜胜诉,天夏科技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一大疑问是,此番诉讼中,天夏科技为何给李维汉配资炒股提供担保?

  在李维汉配资炒股前不久的2017年11月20日,睿康系三股早盘快速跌停,集体闪崩。当天,夏建统紧急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说是资管新政引起某资管爆仓,而其本人一切均好。然而在2018年1月31日,睿康系三股再次闪崩跌停,夏建统当晚发微博称:“这是创业以来最觉艰难的一段日子。”

  深交所也已关注到天夏智慧涉诉的情况,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全面梳理并说明截至目前涉及的全部诉讼和仲裁事项、被冻结资产的具体情况,说明公司及董监高人员是否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天夏智慧公告称无法按时回复,申请了延期。

  艾斯弧(杭州)建筑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艾斯弧”)成立于2001年,是夏建统设立较早的公司,睿康系的重要成员。

  今年8月,民生银行杭州分行、光大银行杭州分行向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艾斯弧破产申请,法院已经受理。此前艾斯弧自身也曾申请破产清算,又自行撤回。相关裁定书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艾斯弧经营净资产为-3.19亿元,已达到严重资不抵债。2019年7月31日,艾斯弧向法院提交《异议书》一份,称公司在建工程拍卖款项为2.00825亿元,希望能开展自救措施。

  睿康系的母公司联合睿康集团也已经陷入无力偿还银行贷款的危机。

  2016年5月13日,农行滨江支行依约为睿康投资向农行香港分行出具备用信用证,币种和金额为人民币5.5亿元。农行香港分行收到该备用信用证后,于2016年5月18日向联合睿康集团发放借款5300万英镑,期限自2016年5月18日至2019年5月1日。2018年8月3日,联合睿康集团归还了农行香港分行借款700万英镑。2019年4月16日,由于联合睿康集团无能力归还剩余借款,农行香港分行向农行滨江支行发来索赔函,后者进行了垫付,并向法院请求兑付睿康投资质押的存单,获得了支持。

( 作者:于德江   编辑:张倩蓉 )

相关新闻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