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一代“鞋王”林和平变身“制鞋匠” 首谈富贵鸟败因

中国经济网

07-23 07:03

  盛夏,正午,一场豪雨匆匆而至,空气里终于有了些许凉意。趿着人字拖、身着黑色T恤和运动裤,林和平出现在了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灵秀镇西环路201号浦发银行办公楼7楼。这里是福建鸟王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鸟王鞋业)的注册地。他看上去一脸轻松,富贵鸟的破产清算,似乎没有如外界想像那般,给这位“一代鞋王”带来沉重打击。

  林和平转身进入车间。这个不到40平方米的打样车间,是他最新的工作场所。他拿起一只新制样品,摘下老花眼镜,对着身边的工匠,从样式到线条再到材质,逐一检视点评。似乎没有人会在意他之前的另一个身份——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2019年10月31日,在两名买家之间高达87次的竞价后,富贵鸟最终以2.34亿元的价格易主。经历兴衰巨变、洗尽铅华,林和平从老板变身为一名普通的制鞋匠。今年63岁的林和平,受聘为鸟王鞋业的高级技术顾问,这距离他创办富贵鸟已36年。

  “鞋王”往事

  1957年,林和平出生在福建省石狮市长福村。1984年,林氏家族的19个堂兄弟联合兴办“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连续亏损后,林氏家族重新定位,最终由林和平、林和狮、林国强和林荣河四人接下工厂,成立福林鞋业,其他小股东则退出。

  “富贵鸟”品牌因此诞生。一间破窑厂改造出来的工厂,一天最多只能生产100双鞋。企业完成改制后,林和平担任厂长,同时接到一笔出口国外的订单,一年卖出了10万双皮鞋,这个新厂活了下来。

  随后,公司的发展超出四位创始人意料。1993年,在全国首届鞋业大王博览会上,富贵鸟皮鞋被皮革工业协会评定为“首届中国鞋王”。由此,富贵鸟品牌在全国打响了。

  1997年,林和平做了一个决定,推出中高档女鞋系列,改变品种单一的局面。于是,以生产男鞋起家的富贵鸟将业务范围扩大至设计和生产女鞋。

  林和平一只手拿着一只男鞋,另一只手指着一只女鞋,说:“一家制鞋企业同时生产男鞋和女鞋是难度很大的一件事。”

  在他面前的长条会议桌上,摆满了鸟王鞋业刚打出的样品。林和平越说越兴奋,称男鞋和女鞋两者的设计理念、生产方式都有很大不同,需要两套人马进行管理,鲜有男鞋和女鞋都强的品牌,而当年的富贵鸟几乎集中了国内最强的团队。“当年的几次改变有的是被迫的,也有的是主动改变,每一次变,都上一个台阶。”

  从1998年开始,林和平围绕着鞋的本业,持续求变。富贵鸟率先从意大利引进了12条制鞋流水线,连同设计师也聘请了进来。与此同时,公司在石狮市的姑嫂塔下投资了1.6亿元扩展100亩标准厂房。

  2000年左右,富贵鸟的员工就达到了2000人,并开始接受订单以及贴牌加工(OEM)和设计代工(ODM)业务。随后,富贵鸟又以授权合作的方式切入男装业务领域。另外,富贵鸟逐步在石狮建设工业园,年产能最高时达到900万双。

  在这期间,富贵鸟也尝试涉足时尚品牌,先后推出AnyWalk品牌、FGN品牌,并于2012年在东莞成立了研发中心,专注研发及设计产品。

  2012年,富贵鸟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IPO材料,并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此时的富贵鸟如日中天,单是设计团队就拥有300人,能够实现每个季度向市场推出1500个款式的品牌鞋履。经销商更是遍布中国31个省区市,在全国拥有3195间零售店。

  首次谈败因

  从1984年到2012年,富贵鸟从创办走向了上市,但没想到,寒冬来得很突然。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后,富贵鸟的业绩增长乏力。2015年度,富贵鸟的营业收入负增长。彼时,富贵鸟面临着电商、同行竞争以及企业成本上升的三重压力。

  “企业的费用压力很大,因为人员成本上来了,网购也在打击我们这种依靠门店销售的企业。”林和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90年代平均每个工人一个月1200多元的工资,现在人工成本要5000多元。以前一双鞋26元的成本,利润是20元,现在成本160元至170元,利润还是20元。这样就要求量要做大,库存就多了,风险也上来了。”

  主营业务不景气,富贵鸟试图从当年炙手可热的金融业找出路。公司涉足小额贷款和P2P公司,还涉足房地产、矿业等,战线越拉越长,抵押了大量资产。

  林和平似乎也一直在尝试提振本业。2015年,富贵鸟提出四大战略以实现“转型”,包括“电商领域扩张战略”“产品差异化战略”“专业细分市场战略”和“外海品牌收购/合作计划”。

  但投资者并没有如期看到富贵鸟的年报。2017年3月17日,富贵鸟收到了毕马威的辞任函。因毕马威在审计时发现其一家附属公司可能将其存款质押给银行,就富贵鸟的关联人士借贷提供担保。毕马威要求富贵鸟提供相关报告及材料,而富贵鸟并未提供。

  “企业为什么倒闭了,主要问题不是做鞋,主要是受到大环境影响,包括我们上市的影响,我们富贵鸟的几个老板都是做鞋做了30多年,都已经60多岁了,文化也跟不上。还有一个(原因是)企业涉足金融行业,(我们)跟不上了,主要出问题在这里。”林和平坦言。

  富贵鸟的冬天来得突然。至其破产之时,公司商标专用权、机器设备、存货和房地产等都处于抵质押状态中。

  “企业太大了,想转也转不动了。”林和平一声无奈的叹息,对于同样败于丧失主业的控制权、寻求高杠杆的中国民营企业来说,并不陌生。

  变身“制鞋匠”

  2007年,林和平及其家族成员在胡润富豪榜上位列第148位,与其并列的正是阿里巴巴的马云。

  2019年,经过多次流拍后,富贵鸟破产案一锤定音。阿里法拍显示,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应收预付类债权、长期股权投资等破产财产以2.34亿元的对价拍卖成功,接手方为盛悦晟(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可以查询到“富贵鸟”商标的所有人即为该公司。

  从法律意义上讲,“富贵鸟”三个字已经和林氏家族没有关系。

  不过,林氏后代没有打算放弃制鞋基业,决定另起炉灶。“儿子想做,就放手让他去做,至少我琢磨一辈子的皮鞋后继有人。”林和平称。

  启信宝显示,2019年11月,鸟王鞋业注册成立,注册地为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灵秀镇,距此前富贵鸟工厂不到10公里。据可靠消息,林和平之子林建忠和一位石狮籍港商为鸟王鞋业的联合创始人。

  在林和平身上似乎有着一种对于鞋履的狂热,对于制鞋的门道,他好比书画高手一样,可以在白纸上随意挥洒。他甚至能够将哪个国家、哪种牛皮、适合做哪种鞋一 一道来。

  “一双鞋不是那么简单的,牛的年龄、水土、空气不一样,皮就不一样。好的牛皮手感,弹性度很高。中国的牛皮最好的是河南,猪皮最好的是四川。做鞋每个细节要精致、线型用好、版型用好,材料用好,这样做出的一双鞋才好。”林和平称。

  林和平向记者表示,之前富贵鸟批量化的生产,日产上万双鞋,他管不过来。现在鸟王鞋业的设计及生产规模更类似于“作坊”,所以可以每双鞋都亲手把关。“现在一天做两三百双鞋,质量、脚感定位要准确、材料真材实料、颜色款式要跟着潮流走。”

  一位林和平的好友向记者透露,林和平目前的状态,用一句诗来形容再贴切不过——“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用扬鞭自奋蹄”。

( 作者:赵李南    编辑:谭梦桐 )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