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5亿公务机拍卖背后:昔日甘肃首富败走航空业

成都商报

01-29 10:52

  价值5亿豪华公务机拍卖背后:昔日甘肃首富败走航空业 

湾流G450机型

飞机内部装饰豪华

  作为航空公司最核心资产,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简称“纵横航空”)两架高端公务机被法院拍卖了。根据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消息,这两架高端商务机购入成本近5亿元人民币,拍卖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拖欠银行贷款6400万美元及利息、复利等。而拍卖的其中一架湾流G550型飞机与马云座驾同款。

  早在2019年初,纵横航空异常经营的状况就出现端倪。当时因拖欠员工工资,其被多名员工起诉至法院。2019年4月,纵横航空停工停产。在法院执行过程中,纵横航空无财产可供执行,其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及高管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阙文彬曾是甘肃省首富。其旗下两家上市公司*ST恒康(002219.SZ)和西部资源(600139.SH)近年来经营不顺,*ST恒康已徘徊在退市边缘。

  1月26日下午,红星资本局记者来到纵横航空注册办公地,已找不到任何该公司的痕迹。周边公司员工告诉记者,纵横航空一年多前就搬走了。

  托管费一架每年1000万 一名飞行员每年花费500万

  近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两架飞机的消息引发关注。据悉,两架飞机均为湾流高端公务机,型号分别为G450和G550,购入成本将近5亿元人民币。

  红星资本局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悉,这两架飞机之前均为纵横航空所有。

  公开资料显示,该架G450购入时间在2013年3月11日,为美国湾流宇航公司制造的大型公务喷气机,拥有远程洲际飞行能力,可载14名乘客;该架G550购入时间在2013年8月19日,为美国湾流宇航公司制造的大型超远程喷气式公务机,可满足最多18位客人的使用,能轻松实现洲际飞行。两架飞机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交付时,还举行了高规格的“过水门”仪式。而双流机场也是纵横航空主要运营基地。

  据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消息,G550出厂日期在2013年,同年4月25日取得了民用航空器国籍登记证,实际使用时间不到7年,这对一架飞机来说算是“低龄”。该飞机内舱空间充裕,还有真皮沙发、4人用餐区、厨房区、酒柜等,十分奢华。G450的空间则略小,其也是2013年出厂,同年3月25日,取得了民用航空器国籍登记证。

  该架G450于2015年参加过在上海举办的亚洲公务航空大会及展览会(ABACE),曾经风光无限。G550型号的公务机也是马云的同款座驾。有企业家承包纵横航空G550公务机去福州和泉州考察,“这种包机价格飞行每小时大约要花七八万。”

  阙文彬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湾流G550其购买金额约为3亿人民币,每年的托管费用在1000万左右。当时纵横航空10多名飞行员,包括安家费、转会费等,算下来每人每年花费500万元。

  贷款买飞机

  拖欠银行6400万美元

  根据裁判文书网及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2012年8月,国家开发银行与纵横航空签订《外汇贷款合同》,约定国家开发银行向纵横航空发放贷款用于购置2架湾流高端公务机(型号分别为湾流G450型和湾流G550型)。同日,双方签订《外汇资金贷款抵押合同》,约定四川纵横航空公司将《外汇贷款合同》项下贷款购置的2架湾流高端公务机抵押担保给某银行。

  《外汇贷款合同》履行过程中,因未按约支付借款本息,2018年9月,纵横航空被起诉至法院。法院判决纵横航空偿还贷款本金6400万美元及相应的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等。

  法定代表人被“限高”

  涉多起劳务合同纠纷

  红星资本局发现,其实早在2019年初,纵横航空已资金困顿、濒临破产,此后有多名员工及其他公司将纵横航空告上法庭。

  在2020年初,纵横航空因拖欠四川航空汉莎食品有限公司配餐款项,被后者起诉至法院,涉及金额共计10.5万元。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发现纵横航空已无财产可供执行,最终终结了执行程序。其法定代表人刘涛被采取了限制高消费措施。

  红星资本局联系到几位纵横航空员工,其均表示已经离职,对公司经营情况不便透露。

  1月26日,记者来到纵横航空注册地,发现办公大楼已经没有纵横航空的痕迹。周边公司员工告诉记者,“他们之前在五楼,已经搬走很久了,有一年多了吧。”目前其办公所在地已经换成了一家医药物流公司,公司官网也已关闭。

  旗下上市公司亏损严重

  他被“限高”40多次

  天眼查APP显示,纵横航空成立于2011年5月,注册资本3.5亿元人民币,法人代表刘涛。在股权结构上,纵横航空被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100%持有,实际控制人为阙文彬。

  而阙文彬在2009年至2015年曾蝉联甘肃省首富,资产也从48亿元上升到200亿元。其主要靠医药、矿业发家,目前控制上市公司包括*ST恒康(002219.SZ)和西部资源(600139.SH)。

  不过这两家上市公司近年来流年不顺。*ST恒康去年三季报显示,营业收入7.51亿元,同比下降15.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0.01亿元。近日,*ST恒康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阙文彬因债务纠纷,持有公司1.5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26%)将被法院拍卖。目前*ST恒康总市值21.18亿元,股价降至1.54元。

  据了解,阙文彬在一次考察时发现了稀缺藏药“独一味”,之后成立公司垄断市场,2008年“独一味”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3年,“独一味”改名“恒康医疗”。在此期间,阙文彬又涉足矿业(2007年出资控股“西部资源”)、房地产等行业,随着资本版图扩大,所谓的“恒康系”逐步成形。

  而近些年西部资源有色金属采选业务几近荒废,主要收入来源变成了融资租赁业务。转型过程中,西部资源投资控股的锂电池材料公司、新能源客车公司、影视公司均以失败告终。去年三季报显示,西部资源营业收入仅为1.09亿元,同比减少4.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0.17亿元。

  1月25日,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西部资源全部股份1.7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81%,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去年4月23日,四川恒康已将其持有的西部资源全部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分别委托给贵州汇佰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五矿金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行使。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目前阙文彬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已达40多次。

  在2013年“恒康系”发展到顶峰时,作为“门外汉”的阙文彬正式涉足航空业。随后,公务机市场迎来了寒冬,飞机订单违约率大幅增加,客户取消或者延迟订单的情况屡见不鲜。

  因为前期投入和固定支出运营成本都很大,阙文彬曾预计经历3到5年纵横航空才能扭亏为盈。只是,纵横航空再也没有像预想中那样飞向天空,“恒康系”也陷入了泥沼。

( 作者:卢燕飞   编辑:朱赫 )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