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产经

周琦的“战争”里没有赢家

中国新闻周刊

08-31 14:58

  2019年9月的男篮世界杯小组对阵波兰队的比赛上,中国篮球运动员周琦在比赛最后阶段的失误,将中国男篮送回了家,最终无缘东京奥运会。

  但依然不能否认,在当今中国篮坛,周琦是继王治郅、巴特尔、姚明、易建联之后,最具内线统治力的高水平运动员,甚至没有之一。

  虽然短暂效力NBA休斯敦火箭队的经历对于周琦而言不那么美好,但周琦之后再没有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登陆NBA,从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周琦的天赋和能力。

  与此同时,篮球运动员个人的商业市场价值水涨船高,从品牌代言、商业活动、综艺节目等多个维度上看,周琦的商业价值,在本土球员中也处于数一数二的地位。

  就是这样一名运动员,几天前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宣布,接下来的赛季,他不打了。

图/周琦个人微博

  周琦和团队与所属的新疆广汇篮球俱乐部、CBA公司、中国篮协的种种矛盾早已公开化,但是以牺牲自己运动生命的方式抗击,划算么?

  在这一次周琦的“战争”里,有赢家么?

  打到九十九,你也不能走

  周琦,生于河南,9岁背井离乡前往辽宁阜新篮球学校训练,随后加入国家篮球青年队,又随辽宁队拿到全运会冠军,并代表中国在国际大赛上崭露头角。

  对于中国篮球而言,一个未来可期的“内线巨星”,必然是香饽饽。

  2014年,周琦年满18岁,多支CBA球队向周琦伸出了橄榄枝,其中自然包括周琦生活所在地的辽宁队,据悉,当年辽宁队为周琦开出的合同是4年1200万元人民币,但无奈,财大气粗的新疆队给了周琦更好的条件。

  一位中国篮球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辽宁队承诺周琦给予他一套房子作为签约条件,但新疆队直接给出了两套房子的条件。”

  两套房子的背后,新疆队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周琦要作为本队青训球员身份签约新疆队,周琦在为新疆青年队签约并登场2次后,满足了当年中国篮协的政策要求,周琦最终以3年45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签约新疆。

  这个青训球员身份,成为周琦罗生门的开端,而关于周琦“只认钱不认人”的非议,也从那时开始不绝于耳。

  在加入新疆队后,周琦很快兑现了自己的天赋,并在2017年率领新疆队以总比分4:0战胜广东队首次成为CBA联赛冠军。2016年的NBA选秀,休斯敦火箭队在第43位选中周琦,一年后,当他为新疆拿下首冠后,签约休斯敦火箭队,正式登陆NBA。

  到这里,周琦的职业生涯可谓顺风顺水,包括美国职业篮球界都在期待着这个“YAO”之后又一位来自中国的大个子。

  放周琦离队去打NBA,从而持续提高中国篮球运动水平和影响力,新疆队于情于理都没有理由阻拦,虽然周琦和新疆队仍有合同在身,但新疆队仍然放其离队寻梦。

  可是,由于语言、性格、身体天赋等一系列问题,周琦在NBA短暂效力的一年几乎都是在板凳席上度过,甚至让他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最终被休斯敦火箭队裁掉,选择回国。

  即便如此,周琦的商业价值和天赋在国内依然是顶级水平,周琦不愿再返回新疆队效力,辽宁队的崛起,让他心动,他决定离开新疆投奔辽宁。此时,那份几年前签约时的青训球员身份,便成为了决定性因素。

  最终,CBA出于保护球队青训的目的,同时也为了杜绝球员通过海外打球等方式出口转内销,最终判定新疆仍有周琦的优先续约权,就这样,周琦留在了新疆队。

  前述业内人士透露,按照周琦和新疆队的合同,去年周琦约可以拿到2000万人民币的薪水,虽然没有前往辽宁队,但是薪酬依然可观。

  按照计划,到今年,周琦将和新疆队彻底履行完合同,成为自由身。

  疫情的到来,使得中国职业篮球所有的商业计划被打乱。主客场赛制改为赛会制,商业价值断崖式下跌,绝大部分职业俱乐部入不敷出,支付球员高额薪水成为了俱乐部巨大困难。

  针对危机,CBA公司发布了全新的管理规定,规定中限定了职业篮球俱乐部本土球员总薪金上限为4400万元,单一国内球员顶薪由上赛季的800万元下调至600万元。不仅如此,还规定了俱乐部和球员续约的条件和类型。

  CBA球员合同分为A-E五类,只要原俱乐部不放弃续约的权利,那么球员将无法自主转会。放到周琦身上而言,只要新疆队以顶薪续约周琦,周琦将只有签约一条路,这条规定不改变,周琦几乎将在34岁之前无法离开新疆队,34岁之后也不见得能走。

  于是,周琦在和新疆队多次交涉无果后爆发了,在上诉、申诉、投诉一系列操作后,周琦宣布:我不打了。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当周琦和新疆俱乐部乃至CBA公司、中国篮协的矛盾公开化,那份全新的管理规定也露出水面,舆论和球迷纷纷指责CBA公司的规定不人性,甚至没人性。

  “职业球员也是普通劳动者,如果不能自由选择工作单位和职业发展,基本劳动权益都得不到保障,这样也太不符合常理。”

  在NBA,球员流动频繁,俱乐部只有在新秀合同结束时,才拥有匹配权,一旦球员渡过新秀期签署全新合同,到期就是完全自由球员。

  但这一切,仿佛在CBA都不存在。之所以会出台这样的规定,说白了还是没钱。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9-2020赛季,每家俱乐部年底可以通过CBA公司拿到分红3000多万元,虽然那个赛季已经严重受到了疫情冲击,到2020-2021赛季,赛会制的比赛导致了俱乐部没有票房收入,衍生商品收入也大幅下降,整个CBA联盟收入受到了巨大冲击,俱乐部的分红也降为2000万元以下。

  一个职业联赛想要保持良性运营,持续盈利是基本要素,疫情等客观条件的影响下,中国职业篮球现状不仅不是持续盈利,甚至是持续亏损。

  这也就出现了众多俱乐部在今年联名向CBA表示希望可以取消外援,并恢复主客场赛制的情况,开源节流是目前所有俱乐部需要面对的问题。

  大量俱乐部和投资人严重亏损,必须保护他们的热情和资本,因此顶级运动员必须降薪。加强青少年培养和顶级运动员降薪,做到这两条最有力的手段,在现阶段都指向限制运动员的自由流动和买卖,保护俱乐部的权益。

  在现行规定下,新疆队为周琦开出顶薪600万元续约的合同,无论是从规定还是情理上,没有任何问题,并无任何违规之处,也正是因此,周琦的多次申诉都被驳回了。

  同样,在这样的规定下,周琦即便离队,也不能拿到高于600万元的年薪,他为什么仍然执意要离开?

  对此,不止一位篮球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虽然按照规定,球员最高一年只能拿到600万元的工资,但是签字费和其他商业活动的补偿对于球员而言同样价值不菲。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以周琦为例,假如他离开新疆乌鲁木齐,前往经济更发达的大城市发展,他能接到的商业活动无论是价值还是频率都显然要高于乌鲁木齐。此外,从生活上思考,对于家庭的回馈来说,乌鲁木齐显然不是周琦的最优选择,这些隐形的条件,并不是钱能衡量的。”

  不仅如此,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经济和荣誉都是在短暂的运动寿命中需要追求的内容,简单说,要么给我钱,要么给我冠军,对于周琦这个水平的运动员来说,他去追求更多的冠军和更积极的环境,也是为了中国篮球能有更好的发展。

  目前看,新疆队在2017年夺冠后,已经进入完全重组的阶段,从目前的阵容搭配选择来看,不具备未来几个赛季内冲击冠军的能力,在周琦看来,新疆队便成为了自己职业生涯最大的枷锁,既拿不到钱,也夺不了冠。这对于周琦这个级别的运动员来说,必然是痛苦的。

  一切矛盾的源头,还是钱。

  资深篮球媒体人苏群发文表示,CBA面对俱乐部和球员,为什么不能出台一个能照顾双方利益的政策呢?在俱乐部严重亏损的情况下,那是不可能的。

  “打个比方,孩子和孩子他妈落水,先救谁?有的人说先救孩子,孩子是未来的希望,有的人说先救孩子他妈,孩子没了,妈还可以再生一个。CBA的顶薪制就是先救孩子他妈,不是不救孩子,只是让你多呛几口水,因为没有了投资人,都撤资跑了,球员打球再厉害,上哪儿挣钱去?”

  周琦能成为中国的博斯克么?

  针对周琦事件,中国篮协主席姚明面对媒体做出了回应。姚明表示:“首先,预注册的规定已经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制定了,周琦这次确实没有预注册,按照现在的规定,新赛季他确实没有办法参加。实事求是地说,我们也很纠结,因为国家队也需要人打比赛,如果周琦能打联赛,他的比赛状态会更好,我相信他也一定会做贡献。但是这就是现实的冲突,CBA联赛既然有这样的规定,那就要去遵守。”

  姚明说得很委婉,却很坚决,“你不打我很遗憾,但是不能为了你开口子。”

  的确,今年面对周琦类似情况的运动员不在少数,不少运动员是“含着泪咬着牙”签订了类似于卖身契的合同,一旦为周琦打开口子,那么俱乐部和CBA公司的所有规定背后带来的问题都将再次集中爆发,那将是一个完全不可控的情况。

  在周琦事件中,不少球迷和体育人士拿出上世纪90年代比利时足球运动员博斯曼的事例进行类比。

  博斯曼曾经过6年努力,获得欧盟法院裁决,欧盟身份的任何球员在合同结束后,可以自由加盟欧盟球队而不用支付转会费,而且在欧盟内部不算外籍球员。这项法案出台后,欧盟范围内的球员开始加速流动,有效保护了球员的切身利益,史称“博斯曼法案”。

  球迷们在高呼“中国的博斯曼”的同时,往往忽略了一点,正是因为博斯曼法案的生效,让曾经青训辉煌的荷兰职业甲级联赛,几乎是一夜之间被欧洲豪门俱乐部挖空,真正地让欧洲足球分了层,到今天还留存着欧洲五大联赛的说法。

  从国内职业体育环境来看,虽然周琦的诉求和博斯曼类似,但是职业体育的环境却大相径庭,吃不饱的不仅仅是球员,还有整个行业内的所有人。

  2017年,李宁公司和CBA签下了5年10亿元人民币的弹性续约协议,尽管每年赞助的金额会随着赛季延长而增长,但相比起2012年,李宁5年20亿人民币的天价赞助合同,仍然缩水一半。

  去年,腾讯优酷两大视频平台放弃CBA的转播权,又导致了CBA失去了一笔巨额的转播费用,同时在宣传和流量上,CBA也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主动权。

  而对于俱乐部来说,能够自主掌握的商业权限同样十分有限,几年间,不少俱乐部几年就要变更一次名字,因为除了冠名权,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卖出钱来。

  就在去年,部分CBA球员因违反赞助商协议,而被CBA处以天价罚款,不少球迷在社交媒体上为球员叫屈,但事实上,市场环境堪忧的情况下,赞助商的权益再得不到满足,CBA的未来将更为尴尬。

  疫情让本就存在的问题放大,让沉于水面下的问题抬头,所有的问题都被摆在了台面上,最后的结果是,周琦“自爆”,结束自己一年的职业生涯。

  周琦表示,坚持维护球员自身的合理合法权利,这是自己作为球员应负的责任。

  “我希望通过我的事情能够让CBA联盟更加规范,真正做到保障球员的合理权利。相信篮协能够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结果。”

  如今,注册期已过,周琦几乎注定无法出现在下赛季的CBA赛场上,新疆队也将失去队中最重要的球员,对于中国篮球而言,可能会失去更多。

  所以,这是一场注定没有赢家的“战争”。

( 作者:胡克非   编辑:朱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