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

头顶“天花板” 货基野蛮生长会否终结

人民网

09-11 08:56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经过今年春夏的疯狂生长后,货币基金迎来了萧瑟之秋。

  近日发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下称“新规”)第二十九条要求,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

  这意味着,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规模迎来了“天花板”。

  “短期内肯定对规模有一定影响。”业内人士分析称,“不过每家基金公司的实际情况不同,相应的应对策略也不一样。”

  “补血”各有招

  《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Wind数据算出了各家基金公司根据新规需要计提的风险准备金。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5日,全市场货币基金规模约为5.31万亿元,需要计提的风险准备金高达265.51亿元。其中,天弘、工银瑞信、易方达两家基金公司需要准备的风险金都在10亿元以上,建信、招商、南方、汇添富、嘉实、博时、华夏基金所需的风险金均超过6亿元。此外,平安大华、中银基金等17家基金公司需要准备的风险金也都超过2亿元。

  要达到这样的风险准备金要求,对基金公司来说,难吗?“各家的风险准备金金额是保密的,一般来说,像"老十家"这样成立时间较长的公司家底比较厚,对于数亿的风险准备金还是能承受的。”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相关业务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货币基金规模大、成立时间又不长的基金公司压力会比较大。”

  面对高门槛,业内已经有公司在研究如何绕路。“理论上来讲,基金公司可以通过使用市值法而不是摊余成本法来规避新规的限制。”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目前市场上大部分货币基金均采用摊余成本法,不考虑市场上的风险因素。在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情况下,基金会发生大幅度的负偏离情形。“但是,改成市值法以后,货币基金很可能会因市场波动而出现亏损,不符合产品定位,会计层面也很难实操,客户不一定欢迎。”上述人士表示。

  与之相比,“最直接的解决方案就是补充资本金,每增加1亿元就可以增加200亿规模。”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李杨(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我们公司账面上还有钱,可能会用自有资金去补充风险准备金。”

  李杨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家基金公司现在的货币基金规模在200多亿元,能补充5000万的风险准备金,可以相应增加100亿的货币基金规模,暂时也够用了。”

  不过,用自有资金来补充风险准备金也有相应的问题。李杨分析称:“一方面会损失一部分风险准备金的收益;另一方面对家底不厚的基金公司来说,如果需要补充的资金量太大,公司未必有相应的能力。”

  余额宝遭截击

  说到待补充资金量,压力最大的就是余额宝。Wind数据显示,作为我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截至今年年中,余额宝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1.43万亿,相应需要计提的风险准备金高达至少71.5亿元。华南一家基金公司人士分析称:“短期内拿出这么多钱来填充风险准备金,几乎不可能。”

  钱不够怎么办?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新规第二十九条和第四十一条是联动的,如果实在满足不了第二十九条要求,另一种可能的应对方式是,按四十一条的要求,把风险准备金提高到20%。”

  根据新规第四十一条,如果基金公司的风险准备金不符合第二十九条,不得发起设立新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与单笔认申购基金份额采用固定期限锁定持有的理财债券基金,并自下个月起将风险准备金的计提比例提高至20%以上。

  也就是说,如果不能满足“200倍”的风险准备金要求,基金公司可以放弃新发货币基金的资质,同时将风险准备金计提比例提高到20%,也能满足新规要求。

  Wind数据显示,天弘基金2017年上半年收到的管理费为18.54亿元,按20%计算,约为3.7亿元。“这个比例应该在天弘的承受范围内。”上述人士表示,“不过,把风险金提高到20%,肯定会影响当期的管理费收入,侵占基金公司的利润。”

  不过,竞争对手已经瞄准了余额宝,迅速出手。9月4日,腾讯理财通公众号向部分微信用户推送了一条消息,称微信支付的新功能—零钱通限量体验开启。据介绍,零钱通可以随时支付并享受收益。“从功能来看,用户把钱存进零钱通就自动买了货币基金,实际上就是"微信端的余额宝"。”业内人士表示,“这个时点上发布,有点截堵余额宝的意思。”

  与陷入风险准备金困扰的余额宝相比,充裕的风险准备金正是零钱通的优势所在。Wind数据显示,2007年到2016年腾讯合作的华夏、易方达、南方和汇添富四大基金公司合计收取674亿公募基金管理费。“按10%的计提比例来算,这部分的风险准备金已经高达67.4亿;再加上2006年按5%提取的风险准备金和2017年以来提取的金额,以及这些资金的利息收入,腾讯的四个合作伙伴所拥有的风险准备金早已超过70亿元。”业内人士分析称。

  尚有缓冲期

  其实,设置风险准备金“天花板”以控制货币基金流动性的设想早已有之。在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民生银行时任董事长董文标在提案中建议,以货币基金为主的网上理财业务应当参照商业银行的准入制度,上缴存款及风险准备金,并将风险准备金与所投资协议存款的未支付利息挂钩,以防违约风险。

  “当时,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货币基金规模上升势头很猛,监管层也多次提示要防控流动性风险。”上海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次出台的新规实际上更严格,要求基金公司的风险承受能力与业务规模相匹配。从监管思路来看,(新规)与之前要求基金子公司补充净资本金的思路是一致的,往深层看,其实是在打破刚性兑付的大方向下排除潜在风险。”

  “从监管层对子公司调控的思路映射来看,这次对基金公司货基规模扩张的乱象的确在收紧,但对于已经积累的风险,也会注意逐步、有弹性地释放风险,在原则性和灵活性之间取得平衡。”上述人士分析称。《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对于目前不符合要求的公司,新规的确设有6个月缓冲期,同时,新规中亦留出了“可适时调整前述倍数,实施差别化监管措施”等灵活调整的空间。

( 编辑:张明江 )

相关新闻

头顶“200倍”规模天花板 基金公司突围需冒点风险

人民网

09-06 09:02

7000亿基金公司深度解读流动性风险管理新规

中国经济网

09-04 07:07

尔康制药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这两家基金公司又踩雷了

中国经济网

08-13 07:14

应对清盘风险 基金公司掀起自购热潮

新华网

06-11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