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基金

光证资管——基金业“最美逆行”

独家

中国网财经

02-14 10:12

  ——上海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20年1月27日

  经国务院批准,为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更好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和身体健康,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起正常上班。

  2020年1月31日从原本的工作日变更为节假日。

  对于基金行业而言,工作日的首要内涵是,在这天的约定时间内,特定的交易要以合理的价格执行,特定的交收要完成。既不能早,也不能晚。

  因而,一个工作日变更成节假日,从来不意味着多休1天,而意味着交易安排和资金交收的调整。

  从资金交收时点而言:

  1、原1月31日交收的资金将延至2月3日

  2、由交易所交收制度决定,原2月3日到期交收的回购将延至2月4日

  3、在1月23日之前确认的投资者的申购、赎回的交收时间均顺延一个工作日

  4、FOF基金在1月23日之前申购赎回其他基金产品,其资金交收时间顺延一个工作日

  5、1月23日至1月30日之间的货币快速赎回的垫资交收顺延至2月3日

  对于基金行业的运营人员和信息技术人员,节假日在这一天已经结束了。

  1、首要的是人员的摸排和组织,在分隔各地,接触不到系统的情况下,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大脑中积累的知识和经验

  2、积极的同业交流。在下一个交易日来临前,取消交易日,之前从未发生过,行业内任何人的思考,都难以全面。面对全新问题,全行业拧成一股绳,共同完善方案。

  1月27日晚上10点,沪深交易所发布了正式的2020年春节休市延期的通知

  中国结算发布了假期延长证券资金清算交收等相关安排调整的通知

  第一声发令枪响了。

  1月28日

  基于中国结算发布的假期延长的证券资金清算交收的规则,交易所交收规则变化变化要做那些变化,基本明确。

  然而,全行业6000只公募基金,待调整的几十万交易记录,几千万笔交易明细,此时要解决的最关键问题是:

  1、数据在哪里?

  2、那些系统那些交易需要重新清算?

  上午10点

  通过微信,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的牵头下,行业机构、交易所、登记公司、中债、上清、行业厂商的资深专家汇聚在一起,对上述这些最关键的问题进行讨论。

  会议明确了:

  1、不会有1月23日全量数据的重新下发,这意味着,各核心业务系统不能回退重新清算,每个系统要单独解决清算交收时点的问题,并保持系统间的钩稽关系一致。

  2、交易所回购需要补息,影响1月23日至2月3日间的净值和2月3日的盘前可用头寸。

  由于假期延迟变更涉及了基金行业的所有核心业务系统,行业的意见有分歧,厂商在疫情隔离的情况下,办公、人员都受到了很大限制,困难重重。协会组织的讨论,使行业的意见和理解尽量统一,使厂商集中于核心变更逻辑的开发。有利于行业更好的度过此次变更。

  下午

  银行间交易市场的休假安排出台,银行间的调整工作由此启动

  1月29日至2月2日

  调整的基本方案已经清晰,更困难的问题是如何准确的落地。

  到岗处理势在必行,然而员工的防疫隔离,工作场所的安全,通勤方式,对于每家公司来说,都困难重重。没有本地员工怎么办?没有口罩怎么办?大楼禁止进入怎么办?和全国防疫的工作一样,所有困难都不能成为阻碍,为了持有人的利益,只有迎难而上,逆行向前。

  举行业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例子。整个公司运营和信息技术,只有1/3符合到岗工作的条件。

  1月29日,所有人员线上讨论处理步骤和处理完的检查标准

  1月30日,到岗处理ETF和实时货币

  1月31日,处理投资交易系统部分重清算和可用资金控制

  2月1日,参加交易所的联合测试

  2月2日,处理中登TA的重清算和估值系统的调整

  一切就绪,最艰难的战斗开始。

  2月3日

  鼠年第一个交易日,悬崖边的战斗开始了。

  在前一天,各公司基本都收到了最严格的隔离要求,多数为严重疫情区域返岗的,隔离14天,其他地区隔离7天。对于整个行业,这是一次最真实也是最困难的业务连续性压力测试。

  所有公司都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然而,困难依然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困难不仅来自于自己的准备,金融市场是一个高度资金流动、高度信息流动的市场,任何一环的能力不足,人力缺失,都会传导到整个体系。

  从盘前开始,投资交易系统的资金管控、交易单执行,一刻不得休息。

  下午,资金面依然偏紧,对手方违约导致紧急启动应急交易拆解手段。

  感谢中债延迟关闭,依然有交易卡着5点59分到账。

  当大家预想中本以为最困难的交易交收阶段度过时,没想到最更大的困难挑战开始了。

  基金已经是一个高度依赖系统的行业,自1月27日开始,行业做的最多的工作,基本按照“梳理规则-开发实现-测试检查”对各业务各系统逐一解决。

  然而,2月3日晚上碰到的问题,是人,严重的缺人。

  短时间的大量业务调整,导致估值核对中出现了很多差异,为了对投资人负责,所有的差异必须查明,沟通最正确的处理方式,确保管理人和托管人一致,工作量增加了几倍。而人手呢在当前疫情防控的特殊情况下,有1/2的人已经算人力充裕,有些公司只有1/3甚至1/4的人手。

  凌晨2点,是交易所上市基金净值披露的最终截至时点,到1点,还有多支交易所上市基金的净值没有核对一致。为了确保投资人次日看到的净值准确,管理人与托管人打爆了托管人的电话,对账至深夜协商调整对账顺序。,最终确保所有的上市基金都在凌晨2点前完成了净值交易所报送。

  直至凌晨6点,基本所有基金公司完成了净值的核对工作。完成净值核对后,注册登记的工作才能开始,不少公司的注册登记岗位完成对于投资人申购赎回数据的处理,复核,发送给销售机构和周边系统,已经是2月4日9点,此时已经工作满24个小时。

  对于一些人员极度缺乏的公司,新的一个交易周期开始,他们甚至只能在趴在台子上休息一会,又要投入新的一天的工作。

  自2020年1月27日至2020年2月4日,也是整10天,管理人、托管人的运营团队,技术团队,行业系统厂商尽了最大的努力,在人力极度缺乏的情况下,在冷如冰窖的办公室内,带着口罩,吃着泡面。几近完美的地完成了行业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次运营处理,维护了4亿持有人的利益。

( 编辑:张明江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