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风电标杆电价时代结束 各地竞争配置办法渐明

中新经纬

01-18 07:27

  风电标杆电价时代结束 各地竞争配置办法渐明 

  1月17日,江苏省发改委发布《江苏省风电项目竞争配置暂行办法》、《江苏省未确定投资主体风电项目竞争配置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就在前一天,江苏省发改委公开发布了2018年12月底一次性核准的24个海上风电项目,总装机规模达6700MW,总投资达1222.85亿元。并且,24个项目均不参与风电“竞价”,不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

  与江苏省相似,很多省份都在2018年的最后几天里“压线核准”了批量集中式风电项目。2018年5月,国家能源局发出通知,要求从2019年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应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取代现有的I-IV区标杆上网电价。

  随着2018年底和2019年初多个地区竞争配置细则的陆续出台,市场对于竞价的焦虑有所缓解。因为目前出台的大多细则有意识地避免恶意低价竞争,较多省份在竞争配置评分细则上选择40%的底线作为电价权重,可谓“贴地飞行”;而且,当申报电价低于一定界限后,得分增长反而放缓。

  不过,这种配置也使电价报价的影响力被弱化,引发对于“地方保护主义和向个别企业的倾斜的质疑”。

  抢核准

  从2021年开始,新增风电项目要取消补贴,实现“平价”上网。推行竞争方式配置风电项目也是意在扫清制约风电“平价”上网的体制机制障碍,为取消补贴铺平道路。

  此前的风电建设管理办法,地方政府在指标分配上的自由裁量权较大,导致很多问题,包括倒卖路条、风电消纳、变向收费、以资源换产业投资加剧产能过剩等。此次变化实际上是要求地方政府改变行政审批分配年度建设规模指标的方式,采用市场竞争的方式配置资源。

  在竞争性配置政策的影响下,已纳入2018年风电建设方案的风电项目纷纷加快核准,赶上标杆电价时代的末班车。

  2018年12月21,广东省揭阳市发改局正式核准批复7个海上风电项目,规模共计5500MW,总投资超1108亿元。

  2018年12月29日,福建省发改委最新批复核准2个海上风电项目,分别为长乐外海海上风电场A区项目(300MW)、莆田平海湾海上风电场三期项目(312MW),总装机612MW,共计投资132.5亿元。

  2018年12月30日,宁夏发改委一次性批复核准10个风电项目,共计装机937.94MW,总投资688207万元。

  从全年核准情况看,安徽省、湖北省等地区的风电项目核准明显集中在第四季度。

  进入2019年,短期的“抢核准”已经结束,竞争配置和竞价上网对于推动风电市场化、技术进步、产业配套以及电价下降的长期作用才刚刚开始。

  但中国能建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能源咨询规划院智慧能源规划部部长郑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预计,可能未来2 - 3年内不会出现大规模的竞价,因为很多资源被提前抢占。。

  “广东省是发展海上风电的大省,以广东为例,主要营运商已经拥有大量已获取审批的项目,已具备规模效益。” 郑赟说,这两年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的海上风电总包项目很多,其中很多业主都是传统发电集团,因为煤电受限,转型到海上风电,他们已经占了很多风电场,规模化使成本自然下降。

  另外,市场化交易持续增加,风电在市场化交易下的平均电价通常低于标杆电价,也有利于未来几年风电运营商的平均风电价格逐步下降。

  郑赟指出,电力市场现货市场交易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把电价降下来,电厂电价下降对居民和工业用户都是好的,但对风电来说,成本上还有挑战。

  韩晓平则指出,风电价格高不完全是设备问题或者安装问题,还需要解决外部成本问题。

  “现在大部分的风电可以和煤电竞价,但电网公司不愿购买。虽然现在也有一些政策鼓励电网接收风电、光电,但不能彻底解决。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国资委对电网的考核机制这些年来没有大的变化,如果能够设计出一些科学量化的指标,这些问题可能就会解决。” 韩晓平表示。

  此次分布式风电项目可不参与竞争性配置,逐步纳入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范围。郑赟透露,广东设计研究院已经在参与编制广东省内的分布式风电电厂的规划,推动分布式风电发展。

  标准各异

  目前,广东、宁夏、江苏、陕西、天津、福建、上海等都发布了正式、试行的关于风电竞争配置办法或征求意见稿。其中,宁夏是全国首个实施竞争配置风电资源的省份,共有28个项目合计272.794万千瓦列入2018年开发计划。对比不同省市的风电竞争配置办法,从确定投资主体的角度,各省出台的文件有明显的差异。

  以电价配比为例,根据宁夏的相关文件,电价不是唯一参考标准,企业整体实力、设备先进性、电价、项目前期深度、接入消纳条件考核要素的权重分别为20%、5%、40%、25%和10%。

  陕西规则与宁夏类似,陕西地区的基准电价是以宁夏的首次竞标结果承诺电价0.45元/kwh为标准,以去除5%最高与5%最低电价后的均价为基准(30分),每降1分/度加1分,每升1分/度扣2分。

  天津、福建、广东皆以标杆电价为基准。参照基准,天津降0-1分(含)/度的,每降0.05分/度得1分;降1-3分(含)/度的,超出1分/度部分每降0.2分/度得1分;之后每降1分/度得1分。福建降2分/度及以内的,每降1分/度得4分,之后每降1分/度仅得0.2分,

  广东海上风电竞争配置办法规定,在海上风电标杆电价基础上,上网电价降低1分/度及以内的,每降低0.05分/度得1分;上网电价降低1分/度以上至2分/度,超出1分/度的部分,每降低0.1分/度得1分;上网电价降低2分/度以上,超出2分/度的部分,每降低2分/度得1分。

  简单来说,电价部分采用分段得分,申报电价越低得分越高。陕西和宁夏地区的电价边际影响要高于广东、福建地区。当申报电价降低到一定价格时,广东和福建的边际贡献骤降,也就是得分增长反而放缓了,难度提高了一个数量级。

  针对这种差别化的地方细则,也给不同地区的风电运营商带来不同的竞争强度。从政策制定层面看,电价影响幅度小,考虑的是风电产业的良性发展,不鼓励恶性的价格竞争。但具体的竞争激烈程度还要考虑到当地非水可再生能源配额预计完成情况和风电规划情况等。

( 作者:杨悦祺   编辑:王擎宇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