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能源

专家强烈反对未改交流特高压项目“快马加鞭”

独家

中国网财经

12-03 13:17

  中国网财经12月3日讯(记者里豫 实习记者王彬) 据《中国能源报》日前报道,来自国家电网公司的消息称,山东-河北特高压交流环网工程将于12月全线架通。另有消息称,南阳-荆门-长沙特高压交流工程也有望在年内获核准。

  这是继2018年9月3日,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后,交流特高压电网工程的再次提速。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4年启动特高压项目论证以来,有关交流特变压经济性和安全性的争论一直都未曾停息。中国网财经中心也曾以《济南1000千伏特高压变电站爆燃致1死2伤 国网山东电力曾三获鲁班奖》为题报道过一起事故。

  就在2019年3、4月间,业内多名专家学者还曾以联名信的形式向多个部门反映了在交流特高压项目建设中暴露出的问题。

  反对意见从未平息

  根据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掌握的资料,联名信共同署名人包括9位专家学者,他们有的曾是国内电力设计部门、电网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有的曾是知名大学相关专业的教授和学者。

  专家学者们在联名信中指出,交流特高压巨量浪费资金和严重危害电网己是不争的事实。工程统计资料表明,同样一条规划需要的输电通道,若采用超高压交流或直流输电,需要约36亿的话;那么采用交流特高压需要约100亿,浪费了约64亿。迄今国网在运、在建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已花去约2000亿,则浪费了约1300亿;约需1.2万亿的三华(指华北、华东和华中)交流特高压联网如若实施,则约浪费7700亿。

  联名信中还指出,交流特高压把电网搞得很不安全,其原因之一是它和下一级电压电网搅和在一起,制造了大量解不开、理还乱的1000千伏/500千伏电磁环网,成了电网安全的大忌,严重威胁着电网安全;不安全原因之二是因为它扩大了同步电网规模,导致三华交流特高压同步电网发生大停电事故概率,要比异步互联的区域电网发生同样事故概率高约15倍。

  联名信因此呼吁叫停新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并对已建交流特高压线路的运行效益进行调查评估。

  事实上,就在2018年《通知》发布的当月,中国工程院就向国家能源局报送了《我国未来电网格局研究(2020年)咨询意见(中工函【2018】25号)》(下称《意见》)。该课题的专家组由中国工程院院长李晓红院士、副院长钟志华院士、原副院长赵宪庚院士担任顾问,李立浧院士任组长,10余位院士专家组成专家组。

  据原东北电力设计院副总工程师谭永才透露,中国工程院是受国家能源局的委托组织业内几十位专家学者进行的论证。

  该《意见》影印件至今在网上还能查到。《意见》主要结论为:不建议建设“三华”特高压交流同步电网;根据特高压1000kV交流工程的特点,一般不作为输电工程使用。现在已经建成的特高压交流工程利用率低,发挥的作用有限。

  但是,就在《意见》发布之前,国家能源局就下发了《通知》。而据原清华大学电机系研究员王仲鸿教授透露,国家能源局至今未对《意见》做出公开表态。

  安全可靠、成本低廉才是根本目标

  国家能源局在2018年9月3日印发的《通知》中指出,要在今明两年核准开工九项重点输变电工程,合计输电能力5700万千瓦。

  这九大工程中,除云贵互联通道工程和闽粤联网工程外,其余七个均为特高压工程,分别为张北-雄安、南阳-荆门-长沙两大特高压交流项目;青海至河南、陕北至湖北、雅中至江西、白鹤滩至江苏、白鹤滩至浙江五大特高压直流项目。

  此外,青海至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还将配套建设驻马店-南阳、驻马店-武汉特高压交流工程;陕北至湖北特高压直流工程,将配套建设荆门-武汉特高压交流工程;雅中至江西特高压直流工程,将配套建设南昌-武汉、南昌-长沙特高压交流工程。

  根据相关规划,截至“十三五”末,中国的特高压建设线路长度和变电(换流)容量将分别达到8.9万公里、7.8亿千伏安(千瓦)。到2020年,国家电网将完成“五纵五横一环网”特高压交流,特高压国内投资将超过1.2万亿元。根据国网公开的数据推算,在运、在建的交流特高压工程投资已超过2000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特高压是指±800千伏及以上的直流电和1000千伏及以上交流电的电压等级。而目前业界争论的焦点仅仅是其中的交流特高压工程。

  对此,专家们在联名信中还特别指出,国网还经常以笼统的“特高压”为幌子,故意把有本质区别的直流特高压和交流特高压混为一谈,把前者优点偷换到后者上。

  根据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掌握的资料,王仲鸿教授在2019年4月还曾撰文指出,没有任何输电工程道理说明需要在中国超高压电网上再新建特高压电网。内蒙和南方电网都做过中长期的电网规划(2013年),并且在多方案比较中否定了特高压电网,因为它的造价为超高压方案的一倍,分别因此节约1000亿和500亿元。王仲鸿认为,电网工程就是为了安全供电,追求的极值不是新技术、不是最高安全指标,更不是高大上的形象指标,目标是作为公共产品的输电成本最低。

  谭永才分析认为,随着现在能源转型越来越成为大趋势,可再生资源已是势不可挡。交流特高压已经不适应这个趋势,因为清洁能源的特点是小型、分散,例如风电和太阳能。交流特高压是适应原来煤电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

  交流特高压工程到底何去何从?

  对此,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还将继续保持关注。

( 编辑:胡朝辉 )

相关新闻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