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新闻

《财访间》专访中国信通院院长余晓晖:数字化转型不是锦上添花 而是生存关键

独家

中国网财经

09-07 13:53

  经济态势如何?行业前景咋样?政策风向是什么?中国网财经特别策划《财访间》栏目,专访权威专家、学者、企业家,用宏观数据描绘经济脉络,从细微之处透析发展机遇。

  中国网财经9月7日讯(记者 畅帅帅) “数字经济是全球未来的发展方向”已成为共识。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十四五”规划都对数字经济着墨颇多,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国家战略。

  那么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实现“弯道超车”?突破点有哪些?企业数字化转型有哪些关键要点?本期中国网财经特别邀请中国信通院院长、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理事长余晓晖做客《财访间》。

  当前数字经济发展面临四大挑战 补齐技术短板才能不受制约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叠加影响下,数字经济已成为我国稳定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余晓晖指出,对比全球来看,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速度是比较快的,规模也很大。

  据估算,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的规模占比呈现出“双三九”的态势,即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2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为38.6%,在我国整个经济增长中处于引领位置。

  那么,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目前面临哪些挑战?余晓晖认为,当前面临的挑战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从数字产业化的角度来看,我国仍然存在一些技术瓶颈。有些核心技术上的短板直接导致了供应链不畅,比如高端芯片方面的短板使部分产业发展受到制约。

  “我国迫切需要科技自立自强,补齐短板,把薄弱和瓶颈的环节链条补上。”余晓晖表示,攻坚克难需要长时间的努力,突破技术瓶颈是我国面临的长期挑战。

  产业数字化换句话说就是数字化转型,更细化一些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疫情以来,全球产业数字化转型明显在加快,中国也在加速发展中。

  中国信通院通过对全球47个国家的数字经济发展测算发现,2020年数字经济规模同比增长3%,高于同期-2.8%的GDP增速,占GDP的比重约为43.7%,呈现出强劲韧性。

  余晓晖认为,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不光制造业要转型,农业、服务业和实体经济的各个领域都要转型。虽然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所处的阶段不同,痛点不同,但是都已在投入力量去推进。要实现中国的产业数字化,关键还要看中小企业能否赶上数字化转型浪潮。

  由于中小企业自身的资金、技术等实力不足以支撑实现数字化转型,因此,如何帮助中小企业转型并且享受数字红利,也成为我国发展数字经济面临的挑战之一。

  此外,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推进,安全问题变得空前突出。

  余晓晖表示,传统上,工业等行业安全比较强调功能安全,侧重于生产安全、可靠性等方面,而数字化转型带来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等新的安全风险。以前传统行业的安全是建立在信任边界的基础上,相当于盖了一堵墙,但内部没有太多的安全措施;而数字化时代,“围墙”已经被打破了,传统的生产安全和网络空间的安全风险交织在一起,给企业和政府都带来了新的巨大的挑战,也是全球共同面临的挑战。

  “第四个挑战来源于能否充分释放数据资源的潜力。当前阶段的数字经济和数字化发展很大程度是数据驱动的,当前的智能化很大程度上也是数据驱动的智能。”余晓晖表示。

  数字经济时代形成了一个新的范式,一方面是把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知识和机理自动化,变成可复用的数字能力;另一方面,是通过工业互联网等将各种设备设施和生产管理各环节各流程的数据进行感知、采集、建模和分析处理,形成数据智能。

  “数据驱动与行业知识和机理相结合,形成了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这其中,数据的治理、流通、共享和保护成为关键问题,既是机遇,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如何保证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充分释放其价值,还需要很多的制度安排和技术解决方案,一步一步去实现。” 余晓晖提到。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关于数据安全的首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9月1日起施行,该法律的出台不仅保障国家、企业及个人的数据安全,也将极大推动国家数字经济发展。

  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核心竞争力 创新是塑造发展优势的关键

  2021年3月,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便明确指出,要加快数字化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营造良好数字生态,建设数字中国。

  “对于全球的国家和企业来说,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核心竞争力。”余晓晖认为。

  为何是“正在”?余晓晖表示,数字化转型会是一个比较长期、分阶段进行的过程,它不会在几年之内完成。

  “数字化转型过程会由浅及深渐进发展,范围越来越广、程度越来越深水平越来越高,然后数字空间、数字技术会逐步从外围走向每个领域的核心生产流程和管理流程,最终变革生产方式,提升生产力,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的产业革命。”余晓晖说。

  想要在新的数字产业革命中走在全球前沿,实现“弯道超车”,我国下一步该如何布局?

  余晓晖提出,首先,数字技术创新至关重要。解决技术和产业的瓶颈和短板问题需要创新,这个需要全社会长期的努力和坚持。

  “其次,数字化转型有不同的阶段,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情况也不同,转型路径和切入点尤为重要,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去做,从外围到核心推动整个数字化发展,可以小步快跑,但不可急于求成,好大喜功。”余晓晖指出。

  “第三方面是要打造适应数字化发展的供应商、解决方案以及数字平台。”余晓晖说,对大量的企业、行业来说,不可能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数字化转型,所以需要能够提供低成本、高可靠技术方案的解决方案供应商、工具箱和数字平台。

  余晓晖认为,如果说过去的十年、二十年是消费性互联网平台的发展,那么未来将是数字平台,或者说工业互联网平台、产业互联网平台,围绕世界经济发展转型的平台的培育发展时期。

  第四方面是制度环境进一步完善。比如说数据方面,要分级分类地做好数据治理,并可探索建立产业数据空间,让数据实现可信的流通、共享与应用,释放数据红利。

  第五方面是建立数字经济安全体系。数字经济安全保障非常重要,要从国家层面、省层面、企业层面建立分级的、协同的安全保障体系,提供相应的安全保障解决方案。

  第六方面是构建良好的数字经济营商环境。比如公平竞争、数字知识产权、跨境数据流动,还有防止平台垄断等方面的政策举措,保护中小企业茁壮发展。

  余晓晖表示,数字化转型时代,对政府的执政方针也提出了很多新命题、新挑战。

  数字化转型不是锦上添花 而是生存和发展的关键

  谈数字经济离不开数字化转型,所有的企业都需要数字化转型吗?以及所有的企业都适合马上开始转型吗?转型可以给企业带来什么呢?

  “理论上,所有企业都需要数字化转型。”余晓晖指出,数字化转型对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情,而是决定企业和行业生存与发展的关键。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必然的方向,只是说不同企业和行业转型的程度不一、切入点和价值取向不同。

  该什么时候开始转型?余晓晖表示,转型时机跟企业所处的行业,性质以及本身发展阶段等息息相关。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是,现在企业遇到的生存发展问题、痛点难点当中,有没有能够通过数字化转型得到相比于其他方式更好的解决效果,如果有,这个企业就需要转型了;如果企业当前各方面发展都挺好,那时机还未到。

  “数字化转型对行业的变革不是一天发生的,不会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余晓晖指出。

  那么,转型到底可以给企业带来什么呢?

  余晓晖表示,实际上,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出发点基本的经营发展问题,不是应用人工智能、区块链、5G等新技术的问题。要考虑的其实是最朴素的问题,转型能为企业带来什么价值?是生产制造过程中生产力的提升、生产质量提升、成本降低、资源资源消耗降低还是供应链价值链的改进或商业模式的创新?

  “转型实现的业务价值是关键,不在于技术的高低和优劣,而是回到企业经营发展最基本面、最朴素的指标。”余晓晖指出。

( 作者:畅帅帅   编辑:朱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