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证券

鞋王奥康跨界:康华生物IPO 前证监会官员突击入股

中国经济网

01-14 17:02

  “很多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曾叱咤国内皮鞋市场的两大“鞋王”,正在用自身的亲身经历演绎着这句近年来流行于网络的经典“鸡汤文”。

  2019年8月26日,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富贵鸟正式宣告破产,在此前几日,这家发迹于福建石狮且在港股上市的老牌企业就已经进入退市程序。富贵鸟的“折翼”,外界纷纷将矛头指向了其实控人——林和平在行业寒冬之际选择跨界P2P而引发的一系列恶果。

  同样是中国的一代鞋王,在距离石狮500公里开外的温州,奥康鞋业与富贵鸟几乎同时期崛起,也同样曾享誉国内市场,亦同样面对着行业的波澜起伏,如今也同样经历着净利润连续下滑的窘境。但不同的选择,让其创始人——被外界称为“温州鞋王”的王振滔,在曾经的竞争对手富贵鸟黯然退场,自身主业深陷下滑泥潭之际,却又迎来了一次改变命运之机。

  2020年1月16日,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华生物”)的IPO申请即将上会受审,这家成立于2004年,主营为研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正是“温州鞋王”王振滔的跨界之选。

  在康华生物股权结构中,王振滔除了直接持有18.37%的股份外,其还通过奥康集团间接持有21.44%的股份,为康华生物实控人。

  不得不说,与“真皮鞋王”富贵鸟和它的实控人林和平“急功近利”押宝p2p不同,“温州鞋王”王振滔的选择带来的将不仅是真金白银,更有家族企业持续发展转型的新途径。

  2016年至2018年间,康华生物业绩可谓实现三级跳,从最初仅仅665万元的“蝇头小利”,到2018年,其净利润便已经突破1.66亿。假若此次康华生物IPO成功过会并最终上市,王振滔的个人财富不仅会随着二级市场的资本溢价水涨船高,其控制的奥康集团还又将成功收获一大资本运作平台。

  不过康华生物要想成功通过此次IPO的审核也并非易事。“产品结构单一,98%的营收来单一产品”、“核心产品被涉行贿案”等等,在康华生物此次IPO刚刚向证监会递交申请之时,一系列质疑便已经迎面而至。

  实际上,除了上述或将对康华生物IPO形成影响的争议之外,有关其创始人兼“灵魂人物”蔡勇在此次IPO前夕突然辞职,诸多敏感人物的突击入股,乃至其赖以生存竞争的核心产品的《新药证书》保护期限已于近年失效,这些都或将成为引发其此次IPO功败垂成的不确定性诱因。

  1)IPO前夕,灵魂人物缘何离职?

  木匠出身,后以卖鞋发家的“温州鞋王”王振滔自然是不懂高深的生物科学研究的,2004年,当其看到疫苗行业的前景并准备跨界之时,其将最核心的技术研发能力押注在了来自于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下称“成研院”)的几位研究人员身上。

  康华生物的“灵魂人物”蔡勇便是在这个时候从成研院离职,以创始人的身份加盟康华生物的前身——康华有限。

  公开资料显示,蔡勇,出生于 1973 年 6 月, 1995 年-2004 年任职于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历任基因工程乙肝疫苗室主任助理、RA27/3 风疹疫苗独立课题组第一课题负责人(项目开发经理)、大病毒疫苗室副主任职务;2004 年任职于康华生物(康华有限),历任总经理、董事职务。

  虽然与蔡勇同期加盟康华有限的还有同样来自于成研院的周蓉、李声友等人,但从其后的种种科研贡献和在康华有限中的待遇,蔡勇无疑是康华生物能走到今天的最大功臣。

  据康华生物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产品目前仅包括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两项,前者又是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2018年该产品营收占比高达98.53%,毛利率更是高达惊人的94.79%。

  康华生物自成立不久的2005 年便开始进行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及 ACYW135 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的自主研发,而在这两项被康华生物视为核心技术的核心研发人员名单中,蔡勇的名字皆被排在首位。

  2009年,康华生物进行其成立后的首次股权转让。蔡勇以每出资额1元的代价从奥康集团和自然人林丽琴手中分别受让了康华生物10%和20%的出资份额,以30%的股权比例与王振滔和奥康集团一起正式成为了康华生物的股东。在此之前,康华生物的股权悉数由王振滔家人持有,林丽琴为王振滔之妻。

  虽然当年与蔡勇一起被王振滔挖角加盟康华生物的来自成研院及其国内其他生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亦有多位,但在2017年之前,仅有蔡勇获得了康华生物的持股。

  也由此可见,蔡勇对于康华生物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了。

  据叩叩财讯获悉,蔡勇在康华生物内部除了一直被视为创始人,也是康华生物的首席科学家,多年来一直负责其科研产品的研发和把关。

  但就是这样一位对康华生物举足轻重的人物,却在其此次IPO临门之时选择了辞职而去。

  据康华生物IPO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 11 月,康华生物股份(20.560, 0.39, 1.93%)公司召开 2018 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蔡勇辞去公司董事并免去其职务。

  对于此次蔡勇的离职,康华生物方面给出的原因则是让人遐想联翩却又颇显“老套”的“因身体原因”辞任。

  不过在蔡勇离职的背后,却是一家名为重庆广弘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广弘”)在近两年的崛起。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广弘成立于2016年,蔡勇正是该公司的董事长,在2019年7月6日之前,蔡勇更是现身亲自担任法定代表人。

  “疫苗行业是人才密集型行业,技术人员的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是公司长期保持技术优势的基础,决定了公司发展潜力。随着疫苗企业人才竞争日趋激烈,若公司不能维持技术人员队伍的稳定,并不断吸引优秀技术人员加盟,公司未来发展可能存在风险。”这是在康华生物招股书中对于技术风险的提示。

  2)雪上加霜,核心产品“保护期”失效!

  一面,作为研发灵魂人物的蔡勇选择离职,另一方面,无论是营收还是技术层面皆被康华生物视为核心产品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新药证书》在近年已经过了保护期限。双重夹击之下,这无疑对标榜“技术生产力”的康华生物而言是雪上加霜的。

  康华生物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在2011年上半年通过国家SFDA的现场核查,于2012年4月取得新药证书。正是物以稀为贵,才使得康华生物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在过去的几年中获得了超过贵州茅台(1107.400, -16.87, -1.50%)的毛利率——以近95%的毛利率为康华生物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但近8年过去了,《新药证书》保护期的时效也在近年失效,这也意味着其他疫苗企业也将可以研制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并实现上市销售,如果一旦成功,由此将形成的竞争风险或将大幅消减该产品对康华生物的盈利能力。

  “目前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国内仅有康华生物生产,故其利润丰厚,其他的研究所和生产厂商也在近年来逐渐在该项目上已经有所突破,相信不久便会打破康华生物对该产品的垄断。”国内某知名疫苗生产厂商王姓技术总监表示就国内市场而言,常用的狂犬疫苗根据细胞基质不同主要有两大类,Vero细胞狂犬疫苗和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前者为目前国内市场的主流,后者至今为康华生物独家生产。

  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已提交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临床试验申请的企业已经有6家,其中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冻干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研制进程最快,已经进入Ⅲ期临床试验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也正是此前王振滔建立康华生物时挖角的企业,包括蔡勇在内,康华生物中的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皆来自于成研院。

  后面有诸多技术实力超强的企业在紧追,前有核心技术人员的离职,康华生物在获得了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这张盈利王牌之后,实控者“资本玩家”和“商人”的思维属性似乎又占据了上风,一副欲躺在前人的成果上吃“老本”的派头——赶在红利期未过之时,加紧上市完成资本化并由此套现。

  于是,外界看到的是,不仅作为科研技术的中流砥柱在其选择上市前申请离职,康华生物近三年的科研投入也“寒酸”得惊人。

  据康华生物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635.52万元、427.4万元和1794.9万元,尤其是在2017年和2018年,其研发费用占当期营收比例仅仅1.63%和3.21%,与之对应的则是巨额的销售费用,2016-2018年,康华生物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997.71万元、11080.25万元及24753.22万元,也就是说,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康华生物用来销售推广的费用总和为其科研费用的13倍。

  3) 原证监局局长突击入股

  欲赶上康华生物目前尚存的“红利”期完成资本套现的不仅有昔日的“温州鞋王”王振滔家族,更有一系列知名的私募投资者与资本玩家。

  在2017年之前,康华生物股权相对简单,除了奥康集团与王振滔外,便是持有30%股权的蔡勇。

  2017年,随着康华生物的净利润从前一年的600余万爆增10倍至7445万,其IPO上市的计划也被正式提上日程。也正是在2017年开始,诸多知名私募PE纷至沓来,其中包括如平潭盈科、泰格盈科等与“盈科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盈科资本”)等有着密切关联的企业。

  盈科资本董事长钱明飞,被业内人士认为背景神秘,能量大,人脉关系广,其本人更被外界称之为“Pre-IPO之王”。

  除钱明飞现身康华生物股东名单外,据叩叩财讯获悉,一位曾在证监系统任职多年的证监会资深官员,也在2018年新年前夕突击入股康华生物,在其入股7个月后,康华生物改制为股份制公司,2018年底则正式向证监会申报其IPO申请。

  据康华生物股权历史沿革显示,2017年12月29日,一家名杭州九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下称“杭州九祥”)的企业通过受让蔡勇持有的部分股权,以1281.25万元的价格获得了当时康华生物2%的股权,对应的价格为每1元注册资本43.05元,该价格相对于其2017年当年的净利润7445万元而言,仅8.61倍市盈率。

  杭州九祥则更像是为入股康华生物专门而设的企业。工商资料显示,杭州九祥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册资本为1300万元,刚好对应着1281.25万元的受让款,而迄今为止,其投资的企业也仅康华生物一家。

  自然人王宝桐持有杭州九祥76.92%的股权,剩余股份则由自然人王子豪与姜有为则持有。

  据一位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自然人王宝桐颇有来头,其现年60余岁,曾在证监会及证监系统工作近20余年,早前其曾出任证监会期货处处长、证监会政策研究室处长和重庆证监局副局长,2001年起,其调任浙江证监局出任一把手担任浙江证监局局长一职更长达十余年之久。2011年,其从证监系统离职下海,期间曾一度担任浙江知名民企业浙江广厦(5.060, -0.16, -3.07%)集团总经理一职,随后去向不明。

  若此次康华生物IPO一旦成功上市,以其2018年1.66亿净利润计算,就算以其IPO发行价的估值“红线”23倍市盈率计算,康华生物上市后的估值至少将达到近40亿,这也就意味着目前持有康华生物约1.82%股份的杭州九祥,其持股市值将达到7000余万,这一数字与其2017年底入股价相比,两年多时间账面收益至少爆增达4.46倍。

  持股仅1.82%的前证监会官员控制的企业尚且能获得如此高的收益,“温州鞋王”王振滔家族随着康华生物的上市,财富又将获得几何级数的增长,这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不过依然还存在的悬念是,除了康华生物能否成功叩开资本市场之门之外,这家企业还会在“温州鞋王”的资本版图中扮演着何种角色?它的上市是否真的能成为解救每况日下的奥康集团鞋业资产的契机?这些答案还需要留给时间。

( 作者:陈渝川   编辑:赵金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