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证券

上市月余 申联生物第二大股东股份突遭冻结

中国经济网

12-18 13:55

  由于第二大股东所持股份遭到冻结,刚刚上市月余的申联生物医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688098.SH,以下简称“申联生物”)再次受到市场关注。

  根据申联生物12月5日发布的公告,公司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系统查询,获悉公司股东UNITEDBIOMEDI-CAL,INC.(中文名称:美国联合生物医药公司)(以下简称“UBI”)所持有公司181.52万股股份存在被司法冻结的情形。按照当日收盘股价计算,共涉及市值2700余万元。

  经向股东征询,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涉及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与公司股东UBI之间的法律服务费纠纷,涉及金额为2200余万元。

  那么,UBI与律师事务所存在法律服务纠纷的原因是什么? 第二大股东股份遭到冻结会对申联生物运营带来哪些影响?

  12月10~11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致电致函申联生物相关方面,其投资者关系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有关情况尚在跟踪和了解当中,有信息会第一时间根据有关规则进行披露,以公司公告为准。

  创始股东涉纠纷

  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涉及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与公司股东UBI之间的法律服务费纠纷,涉及金额为2200余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申联生物是一家专业从事兽用生物制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为猪口蹄疫疫苗。

  根据申联生物方面公告,UBI共计持有申联生物的股份总数为6823.0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6.65%。其中,此次UBI被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81.52万股,被冻结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44%。申联生物方面强调,除上述被冻结的股份之外,公司不存在其他被冻结的股份。

  申联生物向股东UBI征询后了解到,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涉及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与公司股东UBI之间的法律服务费纠纷,涉及金额为2200余万元。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及财产保全,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将保全申请书、仲裁申请书及证据材料等提交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随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UBI所持有申联生物181.52万股股份。

  “截至目前UBI尚未收到与上述被冻结事宜相关的法律文书。”申联生物方面在公告中表示。

  对于公司第二大股东此次股份遭到冻结,申联生物在公告中提及,UBI不属于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其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亦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造成影响,UBI本次被冻结的股份数量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较低,不会影响公司股份的稳定。

  公开资料显示,申联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申联生物前身,以下简称“申联有限”)成立于2001年6月,由UBI以美元现汇和设备出资设立。换言之,UBI是申联生物的创始股东。

  2001年6月13日,上海市张江高科技园区领导小组办公室出具《关于设立申联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由UBI在张江高科技园区设立外商独资企业“申联有限”。

  2015年9月,上海市商委核发《关于同意申联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并改制为外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事项的批复》。本次整体变更后,申联生物第一大股东变为杨玉芳,持股比例为24.39%;UBI以24%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大股东。随后经过相关多次增资及股权变动,截至招股书披露日,UBI持有申联生物的股份比例为18.97%,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另据申联生物招股书,UBI公司董事长为王长怡,公司主营业务为研究、开发及生产包括针对慢性及感染性疾病的免疫类药品、生物制品、治疗方案等。

  此外,UBI是王长怡家族控股的企业。其中,董事长王长怡持股比例为35.78%;王长怡的丈夫Nean Hu持股比例为10.27%;王长怡与Nean Hu的女儿Mei Mei Hu和女婿Louis G Reese持股比例分别为6.06%和20.47%。由此计算,王长怡家族持有申联生物的股份比例为72.58%。另有三家机构共持股27.42%。

  2018年度,UBI的净利润为-125.33万美元,今年上半年,UBI净利润扭亏为盈,为61.17万美元。截至今年6月底,UBI净资产为7030.38万美元,总资产为8206.17万美元。

  相关公司已搬离

  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优耐特很早就搬走了,自己去年10份来的时候就没有这家公司了。

  事实上,申联生物与UBI之间的关联不止于此。据本报记者此前报道,申联生物单一产品猪口蹄疫疫苗曾陷入长达15年的诉讼纠纷。纠纷对手正是申联生物第二大股东UBI。

  2015年,申联有限整体完成股份制变更,双方经过多轮谈判后于2015年12月30日签署了《关于“猪合成肽口蹄疫疫苗”及其延伸技术的技术费协议》,约定申联生物2015~2019年每年向UBI及联亚生技支付985万元。协议约定,对于UBI目前在全球领域已经取得、正在申请或未来拟申请的“猪合成肽口蹄疫疫苗”领域专利及延伸技术专利,给予申联生物在中国境内的永久独家使用权。至此,申联生物与公司二股东之间长达15年的诉讼纠纷彻底结束。

  那么,UBI相关公司目前经营状况如何? 申联生物目前与UBI是否仍然存在相关技术合作?

  天眼查资料显示,UBI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包括上海倍竞联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联扬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扬”)、上海优耐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耐特”)等。

  12月11日下午4点左右,记者来到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的创e空间,走访了优耐特。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位于创e空间1号楼的6层,这层楼现在有三家医药类公司在办公,而优耐特登记注册的所在地已经没有任何办公的迹象,连606的门牌也被摘掉,只剩下一个未装修的空房子。

  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优耐特很早就搬走了,自己去年10份来的时候就没有这家公司了。而物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优耐特是在今年5月份退租的,没有欠过钱,是租金到期正常退租,对公司的经营状态也不了解。

  记者致电优耐特,对方告诉记者他们只是登记地址在这里,公司目前在浦西办公,被问及公司现办公地址,对方工作人员始终不愿意回答。对于公司股东股份遭到冻结一事,优耐特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对此事不是很清楚。优耐特今年5月底的退租是因为公司有其他地方进行办公,目前都在正常经营办公中。

  一名在创e空间工作了几年的人告诉记者,他从未听说过联扬。记者在位于同一楼层609室联扬注册地发现,办公场所已经落锁,大门紧闭。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申联生物方面介绍,截至招股书签署日,申联生物共取得5项新兽药注册证书。据悉,申联生物所取得的这5项新兽药证书均依靠合作研究完成,合作研制单位包括兰研所、中农威特、中牧股份等。

  而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5年10月发布的《余勇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05年下半年至2012年12月期间,余勇先后12次收受乾元浩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申联有限销售经理王某华所送现金共计106万元人民币、5万英镑,并为其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2013年底,余勇收受申联有限业务员邵某所送现金5万元人民币,并为其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此外,与申联生物进行合作的中牧股份、中农威特均曾向余勇行贿,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获取帮助。

  申联生物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为2.26亿元,营业总收入增长率为-6.74%;营业利润为8991.32万元,营业利润增长率为-4.56%;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7713.19万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增长率为-5.49%。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为-5206.93万元。

( 作者:张玉 李梦琪   编辑:赵金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