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证券

从明星股坠落到垃圾股 被立案调查的暴风集团恐要凉了

中新经纬

05-22 08:15

  从明星股坠落到垃圾股,被立案调查的暴风集团恐要凉了

  乐视网前脚刚被终止上市,暴风集团便紧随其后被立案调查。相似的起点,是否也将走向一样的终点?

  5月20日晚,暴风集团公告称,因公司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是一年内暴风集团第二次被立案调查,2019年9月那次立案调查尚未有结论。

  暴风集团的风险远不止于此,自2019年8月份开始,暴风集团就频频提示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到如今,风险因素增加,除此前的2019年度净资产可能为负外,2019年度报告未能及时披露也是一大风险,且存在追溯调整后2018年度、2019年度净资产连续为负的风险,由此而可能被终止上市。

  这些都发生于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后,也是暴风集团进入崩塌通道的一次风暴性事件。自此,业务停摆、人员大量流失、债务高企,昔日的明星公司一步步沦为空壳。

  曾经多么的“耀眼”,如今就有多么落寞。遥想2015年上市时,暴风集团一口气连拉29个涨停板,最高峰冲至123.67元/股(前复权),5年后,被打回原形,沦落为1元股。

  暴风集团的遭遇与乐视网如出一辙,两家公司曾一起蒙眼狂奔,盲目扩张,一起遭遇市场质疑,相继惨败。

  “2015年,市场处于牛市顶部,流动性推动为主的‘水牛’、‘杠杆牛’行情;产业政策是‘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为主,缺乏核心竞争力。”上海纯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曾海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纯粹依靠“讲故事”来推动股价上涨不可持续,最终股价也可能被打回原型,甚至更差,建议投资者密切关注产业发展逻辑和公司基本面的兑现情况。

  回天无术

  冯鑫被捕后,暴风集团的命数基本已定。

  2019年7月28日,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一个月后的9月2日,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冯鑫批准逮捕。

  就在冯鑫被逮捕前几天,也就是2019年8月29日,暴风集团发布2019年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末,暴风集团净资产为-2.64亿元,子公司暴风智能2019年半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8742.91万元。

  由此,暴风集团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的风险,从而可能被暂停上市。

  当时,暴风集团还称,将通过增加持续经营能力、进行债务重组、优化资产负债等方式来消除风险。但是2019年10月下旬开始,就摊牌称,近期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资金紧张,债务累累,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受此影响,公司对员工的薪酬支付困难,公司人员持续流失。

  根据暴风集团2019年三季报,前三季度亏损6.5亿元,同比下降184.50%,截至三季度末,净资产为-6.33亿元。2019年1月至9月期间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 2.89亿元。该公司同时预测,2019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主要原因系根据被投资公司、债权人经营情况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坏账准备等;同时公司广告业务收入不及预期。

  但是“黑天鹅”再现,2019年11月份,会计师事务所以“2019年报审计业务繁重,在时间和人员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满足公司的需求”为由终止与暴风集团合作。这也便为暴风集团未能按期披露2019年度报告埋下隐患。

  此外,在冯鑫被羁押后,暴风集团高管人员已于悉数辞职。目前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根据暴风集团5月15日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 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现有员工无法承担2019年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第一季度报告的编制工作,公司无法按相关规则的要求披露上述报告。

  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度报告,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此外,暴风集团还面临,若经审计的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将存在股票暂停上市的风险;以及若追溯调整后2018年末、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存在股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还有两次尚未出现结论的立案调查,也可能让垂死挣扎的暴风集团再遭重棒。

  盲目扩张的代价

  从暴风集团的开局来看,并不会想到有这样的结局。但是一路盲目而行,也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在A股创业板上市,彼时名为暴风科技,以7.14元/股的发行价,连拉29个一字涨停,此后震荡上行,最高飚至327.01元/股(前复权状态为123.67元/股)。这是暴风集团最高光的时刻。而如今暴风集团的最新股价为1.71元/股,形成强烈反差。

  彼时,受益于“互联网+”推动的模式创新,乐视网也正在爬坡上涨,并于5月12日创出历史新高179.03元/股(前复权状态为44.70元/股)。

  市值和身价暴涨叠加扩张企图,冯鑫野心膨胀,蓝图是从单一视频服务扩展为一个联邦生态,因为这一提法,也使得后来的冯鑫和暴风不断拿来与贾跃亭和乐视对比。

  互联网行业的热点概念暴风集团鲜有缺席,但几乎步步踩雷。冯鑫曾表示,因为自己的膨胀心态致使暴风布局VR、体育、TV等多个业务板块,忽略了团队持续孵化的能力以及资金需求。

  在暴风集团的踩坑中,坑位较深的要属因海外体育并购标的破产而导致的52亿境外收购案。

  2016年,为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下称“MPS”),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联合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以2.6亿元撬动52亿。然而,2018年,MPS被破产清算。

  作为当事方之一的暴风集团则计提了1.9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另外,光大证券将暴风集团与冯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为7.5亿元。

  这也导致冯鑫遭遇牢狱之灾。暴风集团由此业务停摆、人员大量流失、债务高企,走向末路。

  业绩的骨感,也让市场逐步意识到暴风集团存有较大泡沫,由此也引起较大争议。

  暴风集团上市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便是亏损的。2015年一季度,暴风集团亏损320.85万元,同比下降146.72%。暴风集团给出的理由是,虚拟现实业务处于早期大规模投入阶段,导致公司一季度整体亏损。

  2016年度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在5000万元左右,分别同比下降69.53%、同比上涨4.41%。但是从2018年开始业绩出现大幅变脸,营收同比下滑逾4成,净利润亏损逾近11亿元,同比下滑逾20倍。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也同比下滑逾9成,净利润亏损逾6亿元。

  走下神坛的暴风集团,是否将和乐视网一样走向退市,或许不久之后便会出现答案。

( 编辑:张倩蓉 )

部委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