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三年业绩垫底罚单不断 紫金银行管理层面临考验

中国网财经

2022-08-05 16:49

中国网财经8月5日讯(记者叶浅 单盛群)近日,紫金银行(601860.SH)发布“关于业绩快报发布相关事宜的致歉公告”,受到关注。

紫金银行在公告中称,2022年7月14日,公司部分高管购入自家2.85万股股份,随后的7月23日,公司发布2022年半年度业绩快报,因业绩快报发布日距离高管购入股份的时间不足10日,被动触发相关规定,公司将涉及此事项的增持主体禁止交易时间由六个月延长为一年。紫金银行表示,对此事给市场带来的不良影响向广大投资者致以歉意,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紫金银行首次因业绩公告“翻车”。今年年初,在发布2021年年报时,因“普通股股东总数”披露错误,紫金银行对2021年年报进行了更正。

舆论关注的背后,是紫金银行难见起色的业绩和上市三年连换三任董事长、罚单收不停的内控失守。二级市场上,紫金银行上市以来股价节节下探,2021年,紫金银行连续两次高管集体增持也难挽股价颓势。截至8月5日收盘,紫金银行收报2.74元,较历史最高价已跌去近75%。

业绩承压 净利增速远低于行业均值

7月23日,紫金银行交出了一份看似“亮眼”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快报。

业绩快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紫金银行实现营收21.66亿元,同比增长2.64%;实现归母净利润8.24亿元,同比增长10.05%。

不过,净利润两位数的高增长是建立在2021年上半年低基数的基础上。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紫金银行实现营收21.11亿元,同比下跌14.40%;实现归母净利润7.49亿元,同比微增2.72%,远低于A股上市农商行平均水平(见下表)。

紫金银行净利增速远低于A股上市农商行平均水平

而2021年全年,紫金银行实现营收为45.02亿元,同比增长0.57%,排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倒数第二位。

值得注意的是,紫金银行总资产在2021年同比下跌了5.05%。这是紫金银行上市以来首次出现总资产负增长的情况,也是A股10家上市农商行中唯一一家总资产减少的银行。

总资产的减少也给紫金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带来影响。财报显示,截止2022年3月31日,紫金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0.2%,资本充足率为14.59%,相较于2021年末,这三个数据分别下跌了0.45个百分点、0.45个百分点以及0.61个百分点。

此外,数据显示,2021年紫金银行净息差为1.83%,是A股10家上市农商行中最低的。分析人士认为,对以传统利息收入为主的银行,农商行的净息差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银行的盈利能力。

资产质量方面,2021年紫金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创上市以来最佳水平,但与其他农商行相比仍有差距。财报显示,截止2021年末,紫金银行不良贷款为20.30亿元,同比下跌0.02%;不良贷款率1.45%,同比下降0.23个百分点。在A股上市农商行中,紫金银行2021年的不良贷款率处于第四高位,且高于1.25%的上市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均值。

1年内两次高管集体增持 股价持续下探

二级市场上,紫金银行股价也差强人意。上市伊始,紫金银行曾受到资金热捧。2019年3月,紫金银行摸至11.8元的历史高点后就进入绵绵下跌期。

2021年11月24日至2021年12月21日,紫金银行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并调整后的每股净资产。由于上市后三年内出现了股价破净的情况,紫金银行启动了稳定股价措施。

2021年12月31日,紫金银行发布稳定股价方案,由在公司领取薪酬的时任董事(不包括独立董事)、高管人员进行增持,增持金额不低于其上一年度从公司领取税后收入的25%,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73.61万元。

2022年7月14日,上述稳定股价方案实施完成,有关增持主体以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合计61.09万股,增持金额合计181.76万元。

而这并不是紫金银行高管2021内首次集体增持。

2021年4月28日,紫金银行也曾发布稳定股价方案,同样由在公司领取薪酬的时任董事(不包括独立董事)、高管人员增持公司股份。11月24日,该笔稳定股价方案实施完成,有关增持主体累计增持金额 221.34 万元。

但两次增持计划完成后,紫金银行股价并无明显上涨。

截至8月5日收盘,紫金银行收报2.74元,较历史最高价已跌去74.46%,当前市值仅100.3亿元。根据iFinD数据,在10家上市农商行中,紫金银行排名第9位。

上市三年收多张罚单 高管层频繁变动

公开资料显示,紫金银行2011年成立于南京,由原南京市区、江宁区、浦口区、六合区的4家信用联社合并组建而成。2019年1月在上交所上市,成为全国首家A股上市的省会城市农商行。

但这样光环笼罩的头衔并未掩盖紫金银行内部管理问题。上市以来,紫金银行多次收到监管罚单。

2019年8月,紫金银行因违反《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和《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对其警告并罚款188.8万元。

同年10月,紫金银行连收3张罚单。紫金银行城中支行存在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被中国银保监江苏监管局罚款60万元;紫金银行城中支行武某对该支行采用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的行为负有领导责任,被江苏监管局警告并罚款5万元;此外,紫金银行科技支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被江苏监管局罚款30万元。

今年年初,紫金银行镇江分行因个人经营性贷款“三查”不尽责,被镇江监管分局罚款40万元。

除多次违规被罚款,紫金银行高管层也变动频繁。4月28日晚,紫金银行在发布2021年年报的同时,也发布了高管聘任公告。公告称聘任史文雄为行长,徐燕、王清国、许国玉、杭浩军为副行长,吴飞为董事会秘书。

而在此前的1月和3月,紫金银行已经相继发布了董事长、副董事长的人事变动。1月29日,紫金银行披露赵远宽董事长任职资格获核准,3月16日披露朱鸣被选举为公司副董事长。

换言之,2022年上半年,紫金银行管理层已完成一次“大换血”。

而上市后的3年里,紫金银行已经更换了三位董事长,中间还有多位董监高离职。

2019年,紫金银行原副董事长黄维平因个人原因被相关部门要求配合调查,之后不久正式离任;2020年,因张小军到龄卸任,董事长一职由汤宇接任。

2021年11月,紫金银行连发两份公告,董事长、监事长均有调整。汤宇不再担任董事长,改由赵远宽接任,此时,距汤宇的董事长任职资格获得监管核准还不足一年。

( 作者:叶浅 单盛群 编辑:张紫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