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直播

  • 北京市政府 

     

    市长 陈吉宁

  • 央行 

     

    行长 易纲

  • 中国银保监会 

    银保监会 

    副主席 黄洪

  • 中国证监会 

     

    副主席 阎庆民

  • 国家开发银行 

     

    党委委员、副行长 蔡东

  • 法国兴业银行 

     

    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麦拉克·马库森

  •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迈伦•斯科尔斯

  • 清华大学 

     

    教授 李稻葵

  • 中行 

    国际金融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宗良

  • 中国人民大学 

     

    教授 向松祚

  • 新华社 

     

    副社长 刘思扬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名誉院长 林毅夫

05-29 09:06 杨畅 中国网财经记者

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于5月29日在金融街威斯汀酒店举办,此次论坛的主题是“新时代、新使命、新作为——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为期两天的论坛由全体大会和三个分论坛构成。本次会议请到北京市政府领导、中国人民银行领导、中国银保监会领导、中国证监会领导发表演讲。中国网财经作为此次金融街论坛年会的合作媒体,对论坛进行直播。

05-29 09:14 杨畅 中国网财经记者

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正式开始。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担任此次论坛的主持人。

05-29 09:36 蔡东 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首先由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蔡东致辞。他表示,深化金融改革开放要聚焦主业。金融机构应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把更多的力量和资源配置到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助力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设。

05-29 09:39 蔡东 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蔡东还谈到,深化金融改革开放要防范风险。金融机构应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地位,加强风险的预警,着力防范重点领域的风险,完善重大风险的应急和处置机制,坚决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

05-29 09:46 麦拉克·马库森 法国兴业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法国兴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麦拉克·马库森谈到,我们常常会认为,要建立起一个资本市场的联盟,会给中小企业更多的融资机遇。这个严格意义上来说也许不是正确的观点,因为从美国的经验来看,中小企业还是非常依赖银行作为融资渠道的,但是企业债券市场的发展,能够让企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扩大,同时也能够让企业有效的接触到股权市场,通过IPO,通过上市来获得融资。

05-29 10:02 迈伦•斯科尔斯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下一位演讲嘉宾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伦•斯科尔斯。他分享了自己关于金融创新的观点。他认为创新必须是要推动我们的机制和体制的创新,因为创新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效率,能够带来更大的灵活度,而创新实际上就意味着要能够充分的发挥创意和个人的特色。
但是创新也同时就意味着要有一定的机率可能会出现失败,因为创新测试的阶段,它一定会出现成功的案例和失败的案例。但是在开放的过程中,不要害怕出现失败,因为如果允许出现创新的话,自然就会有这样的结果。而且,真正在这个过程中,成功的那些情况最终会带来新的附加值。

05-29 10:18 李稻葵 清华大学教授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表示,我们的实体经济经过了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十年的调整,它对金融的依赖程度,以及与金融融合的程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们实体经济的发展更加依赖于金融和金融界各种各样的介入。

05-29 10:23 李稻葵 清华大学教授

中国这一轮的对外开放,对金融的依赖程度,比任何一个时期都高。过去的开放是引进外资,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是我们带资金出去搞“一带一路”。经过入世以来17年竞争的洗礼,中国金融机构的国际竞争力比十七八年前高了很多,已经到了一个完全可以开放,也应该开放的发展阶段。这一轮的开放跟金融业的开放是密不可分的,反过来说,金融业的开放是引领下一阶段经济开放浪潮的。

05-29 10:40 杨畅 中国网财经记者

这个环节结束,下面进入交流环节,会议请到五位嘉宾“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先生、法国兴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麦拉克·马库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伦·斯科尔斯、清华大学李稻葵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向松祚教授“进行对话访谈。

05-29 10:47 宗良 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宗良在对话中谈到,这一次金融开放力度空前,有几个特点特别突出,第一是标准高,从银行业角度来讲,基本上是按照负面清单和准入清单、国民待遇的原则来设定开放的节奏。第二,开放方式比较特殊,原来都是限定一定比例开发,现在一看,可以超出50%,外资可以控股。第三个方面,范围宽,把原来的业务不能做的,都逐步开放,这一次开发对外资企业、外资金融机构来说是非常大的机遇。